关于「《西游记》的作者是否是吴承恩」这一问题,最新发展如何?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23 个回答

分子亲爱的,你慢慢飞。

学界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新进展就是暂时还没有重大进展。反对吴承恩作者说的人越来越多,但都给不出有力的候选人。

支持吴承恩作者说的理由是相似的,反对吴承恩作者说的理由却各有各的不同。

支持吴承恩作者说的学者:胡适、鲁迅、郑振铎、蔡铁鹰、苏兴、彭海、张宏梁、谢巍、刘怀玉、颜景常、杨子坚、钟扬、陈澉、廉旭、张秉健、宋克夫、刘振农……

反对吴承恩作者说的学者:章培恒、杨秉祺、陈君谋、金有景、张锦池、刘勇强、黄永年、李安纲、黄霖、孙国中、胡义成、张静二、张易克、陈敦甫、陈志滨,日本的小川环树、太田辰夫、田中严、中野美代子,英国的杜德桥,美国的余国藩,德国的林小发……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吴作说有问题,但是在找到新的证据前,保持吴作说现状。竺洪波、李天飞……

西游记作者候选人:丘处机、华阳洞天主人、陈元之、李春芳、闫希言、唐鹤征、许白云……

西游记作者争论过招:1、《西游记》世德堂本出世,署名华阳洞天主人校,卷首有陈元之《刊西游记序》。学者们根据序言末尾的“壬辰夏端四日”认为刊刻时间是1592年。陈元之说不知道作者是谁。

2、元秦志安

《金莲正宗记》(约1241年)谈到丘处机的作品,“所有歌诗杂说、书简论议、直言语录,曰《磻溪集》、 《鸣道集》、《西游记》,近数千首,见行于世。”

元末明初陶宗仪《南村辍耕录》(成书于1366年)提到西游记:十一月,至邪迷思干城。壬午三月,过铁门关。四月,达行在所。时上在雪山之阳,舍馆定。入见,上劳曰:“他国徵聘皆不应,今远逾万里而来,朕甚嘉焉,赐坐,就食。设二帐于御幄之东以居之。约日问道。以回纥叛,亲征,不果。至九月,设庭燎,虚前席,延问至道。真人大略答以节欲保躬、天道好生恶杀、治向无为清净之理。上说,命左史书诸策。癸未,乞东还。赐号神仙,爵大宗师,掌管天下道教。甲申三月,至燕。八月,奉旨居太极宫。丁亥五月,特改太极为长春。七月九日,留颂而逝,年八十。至元己巳。(正月)旨诏赠五祖七真徽号。而曰长春演道主教真人。已上见《磻溪集》、《鸣道集》、《西游记》、《风云庆会录》、《七真年谱》等书。

成书于明末1632年的《天仙正理直论》提到《西游记》作者是丘处机。“邱真人西游雪山,而作《西游记》,以明心曰心猿,按其最有神通。”

《西游证道书》刻于1663年,汪象旭冠以元代虞集的序及《丘长春真君传》文,自此形成丘处机作者说。延续280年。

3、纪晓岚(1724年6月-1805年2月)在《阅微草堂笔记》卷九里记载:有户姓吴的人家请人扶乩占卜,结果一个自称叫邱处机的大仙降临乩坛。一个客人问道:“《西游记》真的是仙师所作,用来阐述金丹奥旨的吗?邱大仙回答“是的”。客人又问:“那么书中祭赛国之锦衣卫、朱紫国之司礼监、灭法国之东城兵马司、唐太宗之大学士、翰林院中书科,都和明朝的制度一模一样,这是为什么呢?”只见这时大仙占卜的乩忽然不动了。客人再问时, 邱大仙却一言不发,逃之夭夭了。

4、1795年,钱大昕从道藏中抄出丘处机弟子李志常撰的《长春真人西游记》。

5、吴玉搢、阮葵生、丁晏等人提出吴承恩作者说,根据是明代天启《淮安府志·淮贤文目》载:吴承恩,《射阳集》四册口卷,《春秋列传序》,《西游记》。

6、清初黄虞稷所撰的《千顷堂书目》卷八史部地理类中著录有:“吴承恩《西游记》。”吴承恩的西游记似乎只是游记性质的文章,小说一般不会被记载。

7、《千顷堂书目》分类其他的失误被找出,或许西游记也是被错划进史部地理类。

8、《淮安府志》载的西游记没有标卷数,没有说明体裁,曾被划入地理类是硬伤。

9、这是唯一有明确记载的西游记作者,除非提出有力人选,否则不能否定吴承恩作者说。

10、吴承恩作者说漏洞太多,暂时不写作者吧!

争论总结起来主要以上这十点。-----------------------------------------------------------------------------我也试过从文本统计角度论证,论证的结果是通行本《西游记》附录不是原书就有,而是汪象旭加进去的。

曹炳建老师虽然是吴作说的支持者,回顾时观点比较持中:《西游记》作者研究回眸及我见 ――中国文学网,《辽宁师范大学学报》,2002年05期

我是不积极的否吴说的支持者,凭感觉无证据:1、吴承恩诗文集和西游记的文字风格差别极大。2、二郎神这一人物在《西游记》中是杨二郎,二郎显圣真君;在《射阳集·二郎搜山图歌》中是清源妙道真君。

以上临时组织材料,可能有纰漏。其他几家的观点我找时间再梳理吧。给我的感觉就是缺少新材料、缺少新方法,暂时还没有颠覆性观点。我最近再想想如何用统计方法研究文本吧。------------------------------------------------------------陈大康的观点和章培恒复旦系一脉相承::关于的两次争辩 陈大康教授讲演节选::。他用数学建模的方法研究的文章我没有搜到,不过他的研究方法我很感兴趣。八年前我用过跟他类似的方法。

看过李波的史记字频研究_百度百科,借助计算机研究史记。武汉大学沈阳教授在字频领域有很多研究,他做过ROST系列软件。--------------------------------------------------------------突破的可能:1、新材料的发现。2、新的研究方法。至少目前吴承恩有诗文集存在,如何鉴定两本书是出自一人之手。

我上面的回答很简略,杨俊先生已经做了非常详细的回顾:——关于百回本《西游记》作者研究回顾及我见

这里还有个西游记作者大盘点:http://m.sanwen8.cn/p/341BVY5.html

西游记学者名人堂备选:曹炳建、刘怀玉、吴圣昔、蔡铁鹰、李安纲、竺洪波、潘建国、李天飞……

黑榜:吴闲云、沈承庆……

_________

我个人不成熟的想法:

百回本西游记写作于隆庆万历年间(上限暂时可以推到1521年以后),不是简单的校对,是在已有故事基础上原创,世德堂版就是初版,陈元之知道谁是作者,作者与全真教有关,不存在成型的古本。

编辑于 2020-03-04今天地唐鹤征说最为有力了。吴承恩说最难圆场的在于两点:一,吴承恩说的支持者认为吴承恩的好友陈文烛就是陈元之叙的那个陈元之,但从没有材料证据来证明,这是一大硬伤。如果能有直接证据来证明陈文烛就是陈元之的话,吴承恩才有可能被纳入疑似作者之一。陈文烛:字玉叔,号五岳山人,湖广沔阳人。嘉靖进士。历任淮安知府(吴承恩老家的父母官),升南京大理寺卿,吴承恩和他一起在南京呆过很长时间。但无法证明他就是陈元之。陈元之序中写是秣陵人。二,吴承恩说的两种说法。西游记玉华州那段,是孙悟空等三人在王府教三个小王子武艺。吴承恩去过荆州楚王府,当时的楚王也有三个儿子。恰好情节吻合。而且王府的格局布置也和楚王府极为相像。这个有点似是而非了,原著又没有画出王府的地理格局,很多王府有类似的布局设置也很是很平常的。唐鹤征当过光禄寺少卿,太常寺少卿,又迁南京太常寺少卿,这种官府的布局也是非常熟悉的。反对者认为,吴承恩的西游记可能是从崇明赶往荆州的路上见闻西游记,而不是小说。正方又认为,吴承恩没有去过楚王府,所以也就不可能写什么游记类的西游记,只可能是小说西游记。这一条也牵强的很。事实上,明朝有很多人写过个人游记类的西游记。如果认定吴承恩是作者,那么那些人也都有可能。吴承恩说的最无知的一点就是否认西游记是儒释道三教全真的修真悟道修行书。从这点上就可以完全推翻所有吴承恩说的支持者。不过并不是直接否认吴承恩是作者。李安纲认为吴承恩肯定没有这种修行,所以否定,但是他的证据不足。从现有证据不能完全否认吴承恩也修行过道佛,没有道佛的智慧。杨慎说,这种说法也有很多间接证据,但这种间接证据也完全可以附会到其他人身上。最有力的一条是杨慎因为大礼仪事件被贬到云南保山,高老庄就在保山,而且相传之前有一个大力士,吃得多力气也很大,能干很多人的事。这件事就是在保山的高老庄。杨慎亲身经历。但这个间接证据也是可以附会到其他人身上的。杨慎,吴承恩说,都首先认定明朝是思想禁锢的时代。嘉靖时不能出版西游记,而要延后到万历时才出版。否则在时间上无法自圆其说。杨慎死于1559,吴承恩死于1582。都离西游记正式成书的1592年有较大差距。但是明朝是思想禁锢的时代,这一主观认定来自于建国之后。历史上的明朝完全不是这样。朱元璋修佛寺,建道观,立儒家正统等等,而且这种做法一直为明朝历代所延续。处处都诠释儒释道三教合一的趋势,王阳明心学的横空出世更是令嘉靖以后的明朝呈现出思想上的多元和异化结构。西游记的妙处就在于他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无中生有,有无相生的大高妙修行力著!最有可能的就是唐鹤征。唐鹤征现在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他生平著作有《周易象义》、《周易合义》、《南华正训》。这是在能力上能写(补强)出现存完整版西游记的最直接证据。而且万历常州府志记载他写过南游记和北游记。西游记陈元之叙中也是用虚虚实实,实者虚之,虚者实之的手段表明了唐光禄本人就是西游记最后的编纂者,这符合道家的原旨精神。陈元之,就是唐鹤征。唐鹤征(1538-1619年)字元卿,号凝庵。明武进(今属江苏)人。隆庆进士。历任礼部主事、工部郎、尚宝司丞、光禄寺少卿、太常寺少卿、南京太常等职。任太常寺少卿时,曾请以陈献章从祀孔庙。任主事时,也力请王守仁从祀孔庙。后来在无锡东林书院讲学。唐氏自九流百家、天文地理、稗官野史,无不究极,其学渊源于王守仁之学,属于南中王门,但又不尽同于王学。鹤征乃唐顺之之子。1589年辞去所有官职,下乡归野。与1592年出版西游记时间完全吻合。记得西游记上那些脍炙人口的美味佳肴吗?光禄寺就是干这个的。附西游记陈元之序:刊《西游记》序 秣陵陈元之撰  太史公曰:“天道恢恢,岂不大哉!谭言微中,亦可以解纷。”庄子曰;“道在屎溺。”善乎立言!是故“道恶乎往而不存,言恶乎存而不可。”若必以庄雅之言求之,则几乎遗《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或曰:“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或曰:“出八公之徒”;或曰:“出王自制。”余览其意近跅□(左足旁,右加也。应该是“跅驰”之意)滑稽之雄,卮言漫衍之为也。旧有叙,余读一过,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岂嫌其丘里之言与?其《叙》以为:孙,狲也,以为心之神;马,马也,以为意之驰;八戒,其所戒八也,以为肝气之木;沙,流沙,以为肾气之水;三藏,藏神、藏声、藏气之三藏,以为郛郭之主;魔,魔,以为口耳鼻舌身意、恐怖颠倒幻想之障。故魔以心生,亦心以摄。是故摄心以摄魔,摄魔以还理。还理以归之太初,即心无可摄,此其以为道之成耳。此其书直寓言者哉!于是,其言始参差而俶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崖涯涘,而谭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夫不可没已!唐光禄既购是书,奇之,益俾好事者为之订校,秩其卷目梓之,凡二十卷,数十万言有余,而充叙于余。余维太史、漆园之意,道之所存,不欲尽废,况中虑者哉?故聊为缀其轶《叙》叙之,不欲其志之尽湮,而使后之人有览,得其意忘其言也。或曰:“此东野之彼以为大丹之数也,东生西成,故西以为纪。彼以为浊世不可以庄语也,故委蛇以浮世;委蛇不可以为教也,故微言以中道理;道之言不可以入俗也,故浪谑笑谑以恣肆。笑谑不可以见世也,故流连比类以明意。语,非君子所志。以为史则非信,以为子则非伦,以言道则近诬,吾为吾子之辱。”余曰:“否!否!不然!子以为子之史皆信邪?子之子皆伦邪?子之子史皆中道邪?一有非信非伦,则子史之诬均。诬均则去此书非远,余何从而定之?故以大道观,皆非所宜有矣;以天地之大观,何所不有哉?故以彼见非者,非也;以我见非者,非也。人非人之非者,非非人之非,人之非者,又与非者也。是故必兼存之后可。於是兼存焉。”而或者乃亦以为信。属梓成,遂书冠之。时壬辰夏端月四日也。编辑于 2015-07-21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关于「《西游记》的作者是否是吴承恩」这一问题,最新发展如何?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