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161 个回答

下岗少女西林

作为张爱玲的铁粉,看着十方把范柳原写成个表面玩世不恭内里情深义重
,被不懂爱的白流苏伤透了心的“情圣”,我只想说三个字:他也配。

(当得起十同学这种评价的至少也得白瑞德级别的吧)

他不愿意跟一个把婚姻当长期卖淫的流苏结婚,他要跟一个红颜知己的流苏共度一生,并且为此做了最大的努力。他像挖莲藕一样把流苏从泥里挖了出来,带到香港:在上海第一次遇见你,我想着,离开了你家里那些人,你也许会自然一点。好容易盼着你到了香港……现在,我又想把你带到马来亚,到原始人的森林里去……"范柳原要玩弄女人轮得到流苏?一个28岁离婚女人?宝络不比她年青?印度公主不比她听话“十方同学,看你这几段话,我真觉得你被范柳原骗了,流苏好歹都比你清醒点。。。

白流苏爱范柳原吗?对,不爱。

两个萍水相逢的男女,不过吃了一顿饭,跳了几支舞,谈什么爱呢?但只是一顿饭后,范柳原就借着徐太太的身份邀请流苏去香港了。

这么一个红尘里打滚的花花公子,说他对流苏一见钟情了,立刻要挖莲藕一样把流苏从泥沼里挖出来?鬼才信。但至少,流苏的美对了他的胃口。张爱玲在倾城之恋里几次三番着重描写了流苏的美。范柳原是看得到、且动了心的。

流苏为什么肯去香港?

你看她在家里处境之艰难:给介绍的相亲对象最好也不过是“有五个孩子的鳏夫”。她一个无依无靠的没钱离婚女人,现能依仗的只有自己,唯一资本就是美貌。尤其这美就跟迟暮的花一样,快谢了。流苏很心慌,带着豪赌的心情登上去香港的船,确实打着用美貌换张长期饭票的主意。

香港第一次见到面,范柳原就调笑流苏。

徐先生夫妇指挥着仆欧们搬行李,柳原与流苏走在前面,流苏含笑问道:“范先生,你没有上新加坡去?”柳原轻轻答道:“我在这儿等着你呢。”流苏想不到他这样直爽,倒不便深究,只怕说穿了,不是徐太太请她上香港而是他请的,自己反而下不落台,因此只当他说玩笑话,向他笑了一笑。

多么有恃无恐。

然后他又十足绅士地当完美伴游,陪聊陪玩出钱出力,且一根手指不碰流苏,翩翩君子得不像话。弄得流苏都糊涂疑心了。

他每天伴着她到处跑,什么都玩到了,电影,广东戏,赌场,格罗士打饭店,思豪酒店,青鸟咖啡馆,印度绸缎庄,九龙的四川菜……晚上,他们常常出去散步,直到深夜。她自己都不能够相信他连她的手都难得碰一碰。她总是提心吊胆,怕他突然摘下假面具,对她作冷不防的袭击,然而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他维持着他的君子风度。

直到流苏从别人口中知道外人都误解他们是夫妇,才蓦的醒悟范柳原的用心。

很明显的,他要她,可是他不愿意娶她。然而她家里虽穷,也还是个望族,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他担当不起这诱奸的罪名。因此他采取了那种光明正大的态度。她现在知道了,那完全是假撇清。他处处地方希图脱卸责任。以后她若是被抛弃了,她绝对没有谁可抱怨。流苏吃惊地朝他望望,蓦地里悟到他这人多么恶毒。他有意的当着人做出亲狎的神气,使她没法可证明他们没有发生关系。她势成骑虎,回不得家乡,见不得爷娘,除了做他的情妇之外没有第二条路。

白流苏好歹是上等人家出来的知廉耻的女孩,不愿意顺他的意,还妄想也许能和范柳原结婚。

然而她如果迁就了他,不但前功尽弃,以后更是万劫不复了。她偏不!就算她枉担了虚名,他不过口头上占了她一个便宜。归根究底,他还是没得到她。既然他没有得到她,或许他有一天还会回到她这里来,带了较优的议和条件。

于是流苏立刻启程回了上海。上海家里迎接她的是怎么样一个修罗场。

流苏勾搭上了范柳原,无非是图他的钱。真弄到了钱,也不会无声无臭的回家来了,显然是没得到他什么好处。本来,一个女人上了男人的当,就该死;女人给当给男人上,那更是淫妇;如果一个女人想给当给男人上而失败了,反而上了人家的当,那是双料的淫恶,杀了她也还污了刀。平时白公馆里,谁有了一点芝麻大的过失,大家便炸了起来。逢到了真正耸人听闻的大逆不道,爷奶奶们兴奋过度,反而吃吃艾艾,一时发不出话来,大家先议定了:"家丑不可外扬",然后分头去告诉亲戚朋友,迫他们宣誓保守秘密,然后再向亲友们一个个的探口气,打听他们知道了没有,知道了多少。最后大家觉得到底是瞒不住,爽性开诚布公,打开天窗说亮话,拍着腿感慨一番。

一个男人,但凡爱一个女人,会让这个女人成为千人骂万人唾的婊子?更何况他知道她不是。

即使这时候,流苏还是对范柳原心存一点结婚的希望。然后范柳原一张船票一张便条捎来,兜头一盆冷水,浇得她心灰意冷。

熬到了十一月底,范柳原果然从香港拍来了电报。那电报,整个的白公馆里的人都传观过了,老太太方才把流苏叫去,递到她手里。只有寥寥几个字:“乞来港。船票已由通济隆办妥。”白老太太长叹了一声道:“既然是叫你去,你就去罢!”她就这样下贱吗?她眼里掉下泪来。

范柳原的举动彻底坐实了流苏当他情妇的“事实”。流苏无路可走,只得满腔苦水地启程去了上海。

故事在这里就本该结束了的。

不过就是一个花花公子设圈套诱骗了一个良家妇女的俗套,那些你来我往半真半假的调情话、俏皮话、真心话下,掩盖的不过是一对精明世俗男女暧昧的讨价还价。虽说这对男女各自心怀鬼胎,可是两厢比较,范柳原所作所为真够得上卑鄙无耻了。你不能说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范柳原清清楚楚,如果不是他设计毁掉白流苏的名声逼得她无路可走,她是不可能做他的情妇的。

故事在这里本该结束的。可是故事没有完。香港沦陷了。

流苏和范柳原在战火里狼狈逃窜,在动荡的无所依靠的世界里,竟然共患难共出了一点真心。

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这不是范柳原原谅了流苏始终没爱上她。这只是俗世中一对自私男女,解下了盔甲,卸下了面具,彼此谅解,彼此接纳了。

故事的结尾,张爱玲为这段倾城之恋下了脚注——传奇。

这传奇不是范柳原的传奇,而是白流苏的:一个28岁的、离婚的即将色衰的女人,嫁给了人人都垂涎的留洋归国的有钱金龟婿。

倾城之恋是以白流苏的视角写的,所以流苏那些劈啪作响的算盘和计较写得清楚透亮。而范柳原只有两个场景露出了真实情绪。一次是在城墙下谈过去,谈地老天荒;一次是月夜的告白,谈“死生契阔、执子之手”。唯有这两次,范柳原吐露了一点心声。

这两次的“真情”吐露把好多人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也就是十方同学说的看到了了范柳原的“真心”的主要依据。

可是如果你仔细读读那两段,那些话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我自己也不懂得我自己——可是我要你懂得我!""我不至于那么糊涂。我犯不着花了钱娶一个对我毫无感情的人来管束我。那太不公平了。对于你,那也不公平。噢,也许你不在乎。根本你以为婚姻就是长期的卖婬”

全是满满的“我…我…我…”

我要你懂我。

我要你原谅我。

我要你爱我。

这段关系里范柳原是高高在上的那方,尽可以开价提条件。他嫌弃流苏的算计精明,嫌弃她不高尚不懂精神之爱不过是“想要一段长期卖淫的婚姻。” 嫌她不懂他不爱他。

那他懂流苏的艰难窘迫吗?

他不仅懂,还利用她的窘迫算计她。一个男人看上一个上等人家女人的美色,又嫌弃她没精神共鸣不想结婚。怎么办?毁了她的名声逼她做情妇啊。真是教科书级别的不要脸。

少不更事时,我觉得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 这句话逼格好高啊。现在想来这不就是人渣的借口吗?你被别人伤害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好不好?

所以范柳原真没那么高尚那么情圣。

至于白流苏,她是只想要一张长期饭票吗?对,也不对。

是的,流苏没念过多少书,生活所逼,满脑子只有利益算计。可是在他说爱她的那个夜晚,她分明望着那轮银色的月亮哭了。

铃又响了起来,她不去接电话,让它响去。“的铃铃……的铃铃……”声浪分外的震耳,在寂静的房间里,在寂静的旅舍里,在寂静的浅水湾。流苏突然觉悟了,她不能吵醒了整个的浅水湾饭店。第一,徐太太就在隔壁。她战战兢兢拿起听筒来,搁在褥单上。可是四周太静了,虽是离了这么远,她也听得见柳原的声音在那里心平气和地说:“流苏,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流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哽咽起来。泪眼中的月亮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柳原道:“我这边,窗子上面吊下一枝藤花,挡住了一半。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他不再说话了,可是电话始终没挂上。许久许久,流苏疑心他可是盹着了,然而那边终于扑秃一声,轻轻挂断了。流苏用颤抖的手从褥单上拿起她的听筒,放回架子上。

张爱玲写这么美的一段,不是为着写她的算计的。

还有两人决定结婚后的那段话

柳原现在从来不跟她闹着玩了。他把他的俏皮话省下来说给旁的女人听。那是值得庆幸的好现象,表示他完全把她当自家人看待——名正言顺的妻。然而流苏还是有点怅惘。

如果说范柳原追求灵肉合一的精神恋爱,战争里和流苏的那次互相谅解,就该是找到了携手白头的人了。可他还是"把俏皮话省下来说给别的女人"。流苏安心,是因为她知道现实如此男人如此,她始终是非常清醒的。而那微微的怅惘,是因为她心里对爱情也有一点不清醒的向往。所以那个月夜流苏才会哭,所以明明已经被范柳原逼到走投无路还存了一点天真的念想。

你说她只要一张长期饭票吗?那是因为她要不起别的啊。

真的,不过就是俗世中一对自私的男女而已。

编辑于 2018-03-27知乎用户张爱玲自己谈《倾城之恋》

发布于 2016-05-16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如何评价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