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能和夏目漱石媲美吗?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22 个回答

Palomar​

日本文学 话题的优秀回答者我重新写吧我对夏目漱石的看法来来回回发生过好几次变化,初读《我是猫》和《少爷》,只觉得有趣,了解得并不立体,对于明治时代日本文学的看法被铆定了,读《后来的事》《虞美人草》这些,也并没有觉得很惊艳。后来读了些夏目作品和思想的研究评论,真是被吓到了,尤其是夏目对于现代主体的建构,自我与他者的关系,以及则天去私思想的确立这些方面。本以为夏目对文学理论是比较冷淡的,现在看来他却似乎成了明治时期文学理论的中流砥柱。然后我决定认真再读一遍他的“前三部”和“后三部”,而在读的过程中看法又发生了些变化,夏目写的好不好?好,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是否很明显地拥有现代主体建构上的指涉?是否很明显地讨论了自我与他者的关系?我读到的十分模糊,他小说里的人物往往非常避世非常被动,以评论的观点看来,这是他对其过度自我化的批判,但这种批判在我看来似是而非,我更愿意将其看为作家的自我表述,我主观上无论如何也无法肯定夏目漱石有评论所讲的那么强的介入性。然后我就想,夏目漱石如此之高的地位,是否更多的是阐释所建构出来的,是符号接受方面的语境所决定的。“明治”这个能量巨大的语义场,直接导致了对夏目作品做出解释的意图的成形被过度地延伸下去,把夏目漱石被放在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位置上。文本的构成并不取决于文本本身,而在于接收方式。文本作为符号组合,实际上是文本形态与解释“协调”的结果。文本本身甚至不可能独立存在,我们不可能剥离语境去谈论夏目漱石和村上春树“单从”文学水平上看究竟孰高孰低。对于夏目漱石的讨论不可能从明治时代孤立出去,就像大正时代竖起了芥川龙之介,二战前后竖起了川端和三岛,战后又竖起大江健三郎一样。明治时代本身决定了村上春树不可能超越夏目漱石。所有的一切所谓“格局”和“野心”都是建立在语境上的,村上春树当然也有野心,不然他不会写出像《奇鸟行状录》那样的作品,然而阐释的语境使他作品的意图成形只能落在一个比较浅的位置上,无法出现媲美夏目漱石的所谓“自我与他者”,“现代主体的构建”这样极其深刻的内涵。村上春树能够媲美夏目漱石吗?不能。然而这个否定是建立在阐释和语境上的,因为不可能做到“单单”考虑文学水平。编辑于 2018-05-05知乎用户

删。

待补。

编辑于 2018-06-06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村上春树能和夏目漱石媲美吗?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