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常把博尔赫斯与卡尔维诺联系在一起?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9 个回答

白落河Unbreakable glass不靠谱猜测,俩人经常放在一起,大部分是因为私交。(即好基友)因为卡尔维诺是记者出身,而他的记者嗅觉很大一部分都落在了博尔赫斯身上。

两个人的关系大致可以用宫崎骏和黑泽明的关系形容,虽写作风格迥然,但心灵上有契合之处,而且同为一代大师,在艺术的高度上和品位上极为相似。不过,卡尔维诺是将博尔赫斯视为“导师”级的,相当于精神偶像。卡尔维诺写过很多评论博尔赫斯的文章,一部分以记者的口吻,一部分以崇拜者的口吻。此外,卡尔维诺还在自己的作品中借用(致敬)了博尔赫斯的诸多思想,比如对空间时间的再认识,对平行,对多重迷宫的绘制,这些再《宇宙奇趣全集》中都有非常明显的体现。其实博尔赫斯的粉丝相当之多,人类学家列维-施特劳斯就被推断打着研究的旗号,实际上偷偷跑到南美洲去密会博尔赫斯了……不过总体来说,专注于对博尔赫斯的评论和精神传承的,独有卡尔维诺一人。其实就如印象画派一样,并非所有人的表现方式都是莫奈式的,但从传达的精神内核上看是有共通和一致之处的。博尔赫斯和卡尔维诺也大致如此。编辑于 2015-02-21炒饭

抛开私交不谈,作为同一时期的作家,且都是对小说形式进行了诸多探索的“纯文学”的大师,两人的确有一定的可比性。

首先,尽管两位作家都具有极为精细复杂的心智,他们在写作风格上却都清楚直接,全无矫揉造作或花巧虚饰,然而一丝不苟,细致入微。就如卡尔维诺自己描述的那样:“如水晶般澄明,冷静,轻盈,绝无滞塞之处”。

卡尔维诺进入文坛靠的是现实主义小说这种形式,且从未放弃较长篇幅的叙事体裁;但是他也如博尔赫斯一般,对于简练短篇的兴趣要大得多。就连他后期的长篇作品,例如《宇宙奇趣》、《看不见的城市》、《命运交织的城堡》、和《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也都是模块式、组装式的,由较小、较“迅捷”的单元构成。

而博尔赫斯,主要是因为他的审美观而不是他暮年失明这一情况,从没写过一部中篇,更不用说长篇小说了。在晚年,他不得不像《秘密的奇迹》中那位被判死刑,但暂时缓期的亚罗米尔·赫拉迪克一样,在记忆中进行创作和修改。无怪乎他的风格会如此的简洁精准有如碑铭,如此的…深植于记忆之中。

两位作家却都大体上无意于社会/心理学上的现实主义倾向,这种不论幸或不幸,长期以来占据北美小说界主流地位的风格。在卡尔维诺而言,是神话、寓言和自然科学;在博尔赫斯而言,则是文学史、哲学史和“梦境对现实的点染”,取代了社会/心理学的分析以及历史年代/地理环境的细节。

二者都热衷于反讽式地将通俗叙事风格加以提炼升华:
在卡尔维诺,民间故事和连环画;在博尔赫斯,超自然主义的奇闻和侦探小说。卡尔维诺甚至在他的演讲“可视”中,将后现代主义定义为“反讽式地利用大众传媒中习见的意象,又或将源自文学传统的优良品味注入叙事机制,以突显其异化状态的倾向”——这种倾向正是博尔赫斯作品的特色之一,同时也是卡尔维诺自己作品的特色。

博尔赫斯与卡尔维诺都在小说中精妙地结合了两种文学价值——我称之为“代数学”和“火”。
“代数学”代表结构的精巧;而“火”代表触动我们感情的因素。形式上的艺术性本身当然也足以令人叹服,但如果代数学有余而火不足甚至没有火,那么结果就只是奇技淫巧,例如凯诺的《文体练习》。反之,如果火有余而代数学太少或阙如,结果就是真诚的梦呓——没必要举例了。多数人在多数时间里,向文学作品寻求的是所谓富有热情的艺术性,而博尔赫斯与卡尔维诺都能满足这样的需要。

以上引自约翰·巴思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卡尔维诺研讨会上的发言。

编辑于 2015-04-22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华社 » 为什么人们常把博尔赫斯与卡尔维诺联系在一起?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