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博科夫多次在被采访和写作的时候对陀思妥耶夫斯基进行很大的贬低,假如你同时喜欢两位作家,你是怎么对待这个事情的?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48 个回答

释漓新世界的光明是毁灭性的

其实是不只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很多其他伟大而广受人喜爱的作者也被纳博科夫点评过。下面这篇文章是我现找的,总结得比较全面,不过如果要点进去还是得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家中枪,况且纳博科夫批评人也丝毫不留情面。

https://www.douban.com/note/451079426/

这其实体现的是一种文学理念的冲突,我们读者更应该关注的不应该是冲突本身这一层面,而是冲突底下的本质,即为什么纳博科夫会不喜欢某作品。

首先,文学过程并非是作者作为孤立的一方完成一份作品就结束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作品与读者的互动。这中间就涉及到读者的期待视野问题,即接受者在进入接受过程之前,根据自身的阅读经验和审美趣味等,对于文学接受客体的预先估计与期盼。所以霍桑才会认为,正是因为期待视野存在,作者并不能控制作品的意义。

纳博科夫的喜好也在于影响他期待视野的哪些因素。他的《文学讲稿》中有着这样一篇文章,叫做Good Readers and Good Writers.里面提到优秀的作家关注时间与空间、四季的色彩、人们的行为与思想的变化,二流的作家只是执着于修饰往日的陈词滥调,而不是对世界的重新创造与重构。

这是纳博科夫阅读《尤利西斯》时的画的图,

在读者层面,文章列出了纳博科夫曾经做的一个quiz:在下面十个条件中选出符合优秀读者的四个答案

1.读者应该是书友会的一名会员

2.读者应该将他自己代入成主人公

3.读者应该注重从经济社会角度考虑

4.与那些没有的故事相比,读者应该更喜欢那些有行为与对话的故事

5.读者应看过由书改编的电影

6.读者应是潜在的作家

7.读者应具有想象力

8.读者应具有好记性

9.读者应有一本字典

10.读者应有些艺术感知力

答案是后四项,有些选择也是和我们以往的认知是不同的。

同时,纳博科夫作为1899年生人,受20世纪现代主义文学影响深刻。他推崇的20世纪散文体作品按顺序排下来是《尤利西斯》,《变形记》,《彼得堡》,《追忆逝水年华》的第一部分。而文学现代主义特征中就有这样的主张:为艺术而艺术、关注形式与风格而不是传达出的思想哲理、空间概念与重叠结构等,这些是纳博科夫珍视的,而他所批评的作家们在这些方面或多或少有一些缺陷。

就像我开头列出来的那篇文章一样,纳博科夫批评过很多人,其中也不缺我很喜欢的作家。但我觉得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作品中的不足和乏力之处跟认识到它的闪光点因它感动是一样重要的,如果对一部作品的感觉仅仅局限于纯粹的喜爱是会有疏离感的。我反而可以因此对它们有着更深入的认识,这也许也不算一件坏事。

编辑于 2017-07-13凯常公众号: 凯鹅-大学那会儿,教文学理论的老师本身也是个先锋文学的作家。有一节课碰巧我去了,听他在谈巴金。巴金大家都知道,钦定的文坛六家。巴老晚年倡导「说真话」,并且把说真话上升到了文学创作的高度。说到这里我们的老师顿了一下,然后问我们:同学们怎么看待巴老的这个说法?过了一会儿没人回应。他自问自答地说:说真话这不是教育小孩子的事情么,怎么能当做文学创作的标杆呢?随后就一段很长的针对巴金的批评——当然我并不认为这是不合适的,是不明智的。恰恰相反,正是由于同为作家的这名教授的强烈批评,反证出巴金其人其作品在现当代文坛上的地位。李零教授说过,靶子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有了靶子你才能有的放矢,靶子也是因为被攻击才更显示出自己的重要性。庄子及其门徒也经常拿孔子开涮,这岂不正是印证了二者之间的承继性吗?伟大的创作者灵魂不允许自己一直生活在另一个灵魂的阴影之下。而我不在知乎上攻击毛姆、彼得·梅尔们,当然也不是因为给其粉丝们面子。编辑于 2018-03-11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纳博科夫多次在被采访和写作的时候对陀思妥耶夫斯基进行很大的贬低,假如你同时喜欢两位作家,你是怎么对待这个事情的?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