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在《红楼梦》安插甄宝玉这一角色有什么目的?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43 个回答

知乎用户

个人观点:

甄宝玉不可能是什么“功成名就的贾宝玉”,也并不是“贾宝玉如果好好走仕途的话会产生的HE”,甄宝玉和贾宝玉就是同一个命格,同一个下场。他们不是平行世界,而是表里世界。

在石头记里,不是甄家被贾家的剧情牵着走做陪衬,而是贾家在给甄家打铺垫。

曹雪芹写石头记的时候不是光考虑剧情,他第一要素是要考虑安全啊。

曹家的兴衰以及最后被抄家,到曹雪芹写石头记的时候也没有复兴之望,我认为至少到石头记的这个时候,作者本人是悲观和看空一切的,认为人间追求的种种浮华都没有意义,最后落得一场空,所谓的仕途难道没在《好了歌》吐槽的范围里面吗?那最后甄宝玉怎么会被安置一个与《好了歌》核心相悖的结局呢?

那看透尘世的曹雪芹,要用自己家被抄做模板,总不能就那么明目张胆的都写出来吧,他还活在大清朝呢,让同时代的人直接看出来石头记写的是曹家很危险吧?所以他得隐藏曹家这个真实取材,这才编造了一个乍一看不会直接想到是曹家的京城贾府。

同时他又想要隐晦的暗示其实贾宝玉的故事就是曹家的故事,不想真的和曹家的背景脱离关系,所以他才设定了江南接驾四次的甄家。

甄家是真正的曹家,不能明着讲的曹家,贾家是石头记的虚拟设定,反正你找不到直接证据说这是曹家。我觉得这才是真事隐、假语存的意思,假语存下来是为了隐真事的。

但是隐真事,并不等于假语就是拧着写的事,这里的假,指的是这些剧情、细节、人物、地点、对话可能很多都是假的,故事嘛,肯定有加工,但是假的不是模板,整个故事的脉络、很多原型必然是真的。

所以贾宝玉当然是假的,他不可能是曹家某一个具体的人,他可能是一代人的影子,他是富三代的群体特征,又被赋予了作者的很多哲学思想、故事情节和虚拟的人物特征。

而甄宝玉则是曹家真正的后人,暗示着真正的曹家命运。

所以石头记不会给你讲甄宝玉的故事,也不会给你讲甄家的日常,只会这样告诉你:

甄家,代表我曹家的真实历史,但是我不能明着讲,贾家,是我编的,但是依据是我曹家,你看到的贾家的故事情节,是假的,但是它暗示的东西,是真的。

这才是真事隐,假语存。

也就是说,甄宝玉和贾宝玉,结局和命运实际上,必然是一样的,甄宝玉(曹家后代)是什么结果,贾宝玉(曹雪芹创造的小说角色)就一定是什么结果,甄宝玉的命运,决定贾宝玉的命运。你看懂了假的故事,也就知道了现实发生了什么真事。

上面说的比较车轱辘话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我简单的总结一下,就是:甄宝玉的故事发生在前,且既定,贾宝玉的故事是根据甄宝玉编的,用以暗示你没有讲的甄宝玉是怎么生活怎么灭亡的。

然后抛开假作真时真亦假的设定,即使只论剧情,甄府实际上恐怕倒的比贾府还快,我就不引原文了,甄贾在书中是表亲关系,互有来往和走动,互相寄存过财产。在前八十回的时候,甄家就已经出了事,抄检大观园的时候,探春就骂过,说白天才有人说甄家被抄,晚上贾家就自己抄自己,另外有情节描述甄家赶来了几个命妇,见过贾母,贾母随之心情不好,但是也没说什么,只说眼下还是过好自己的中秋。

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残书最后的部分了,也就是贾母感慨人丁衰落,听人吹笛子落泪的那一部分,那时候甄家来人报信就不是好事,可见甄家衰落比贾家提前。

而甄假又是亲戚,有利益关系,甄家一亡,贾家被牵扯,是分分钟的事情。

绝不可能甄家出事,甄宝玉还走仕途重振家族的说法,那不就成了高鹗的逻辑了。

再说一遍,甄家才是真正的曹家,真正的曹家,被抄家散光了。

所以,即便真有HE分支结局,即便曹雪芹试图幻想一个复兴的曹家,那这种表达也最多、最多出现在贾家,因为贾家才是幻梦一场,你做梦的话梦见自己又复兴了也还算说得过去,你想改变真实发生的事,怎么可能呢?曹家败没败?败了啊!

关于甄宝玉送玉,如果说曹雪芹原意里,真假宝玉曾经后来见了面,那实际上就相当于现实与梦境终于汇合,甄宝玉见到了自己的幻梦,贾宝玉也见到了自己的真实,这就像庄生梦蝶,究竟是你是梦见了,还是被人梦见了,你究竟是真实的你,还是别人梦中虚幻的影像,你自己都说不清楚。

贾宝玉有伏笔,很可能出过两次家(林黛玉说他说自己要做和尚说了两回,让他数着自己做和尚的次数)。除非黛玉死或者贾府被抄,否则贾宝玉还不至于出第一次家,剧情转颓后,贾宝玉很可能出过家,但是又回来了,最后第二次出家,彻底了断红尘。如果我们假设曹雪芹确实全书没有废话都是伏笔,那贾宝玉出家两次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个人认为,所谓的甄宝玉送玉,就发生在贾宝玉两次出家之间,也就是贾宝玉第一次出家后返回和甄宝玉是有关系的,甚至贾宝玉第二次出家和甄宝玉也可能是有关系的。

但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就没法猜测了,但甄宝玉的出现肯定影响了贾宝玉最终的结局,给贾宝玉的命运定了大的基调。

这个基调,就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所以我认为,红楼梦,不可能有什么平行世界的好结局,真人都挂了,影子怎么可能独活?影子都没了,真人早就死透了啊。

之前不是有人讲过么,妙玉、香菱和黛玉,都是要舍了出家断了红尘才能保命的,她们要么真出了家,要么流落人间,要么养尊处优,但是她们都没真的了断红尘,所以最后结局怎么样呢?

薄命司早就写好了,都死了啊。

在红楼梦里,命运不是你能随便抗挣的,哪里来的“我要是当时如何如何没准现在就如何如何”的设定?

曹家后人自己历经家族兴衰,最后落魄于世,不得不见过了冷暖悲欢,他又做了大梦一场,梦见自己重回故里,梦见一切还未发生,然后现实的残酷终究不会让美梦成为永恒,最终他从梦中醒来,知道万事皆不可转,领悟红尘,放下执念,至此,了无牵挂,随僧佛而去。

在我心里,这才是真正的红楼梦,也是贾宝玉出家两次的原因,一出为梦,二出为空。红楼梦写完的时候,才是曹雪芹以及那群曹家旧人大梦初醒的时候,曹家昔日辉煌,就此化为虚影,再不出现。

所以某种意义上,红楼梦没写完也是好事,我们反而可以脑补一下“贾宝玉是甄宝玉的平行世界HE”这一可能性,没准高鹗就是这么想的呢。

编辑于 2017-06-21春秋随话

甄宝玉是贾宝玉的镜像或者出路。

“甄”与“贾”的关系,《红楼梦》开篇便说了:

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

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又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用现在的话说,甄宝玉和贾宝玉本是一体,相当于在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个我。而在本书中,他们生在了同一个时空。

好了,我们正经点,从书里找答案。

甄宝玉最初出现在“贾雨村”的口中:

雨村笑道:“去岁我在金陵,也曾有人荐我到甄府处馆。......'又常对跟他的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竟又变了一个。......你看,这等子弟,必不能守祖父之根基,从师长之规谏的.只可惜他家几个姊妹都是少有的。”

而冷子兴是如何说贾宝玉呢?

子兴冷笑道:“......独那史老太君还是命根一样.说来又奇,如今长了七八岁,虽然淘气异常,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孩子话来也奇怪,他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你道好笑不好笑?将来色鬼无疑了!"

我们看看,甄宝玉和贾宝玉是不是一样的性情?

旁人说得未必是真事,我们来看看还有没有佐证。

 众媳妇听了,忙去了,半刻围了宝玉进来.四人一见,忙起身笑道:“唬了我们一跳. 若是我们不进府来,倘若别处遇见,还只道是我们的宝玉后赶着也进了京了呢。”......李纨等笑道:“四位妈妈才一说,可知是模样相仿了。”贾母笑道:“那有这样巧事?大家子孩子们再养的娇嫩, 除了脸上有残疾十分黑丑的,大概看去都是一样的齐整.这也没有什么怪处。”四人笑道:“如今看来,模样是一样.据老太太说,淘气也一样.我们看来, 这位哥儿性情却比我们的好些。”贾母忙问:“怎见得?"四人笑道:“方才我们拉哥儿的手说话便知. 我们那一个只说我们糊涂,慢说拉手,他的东西我们略动一动也不依。所使唤的人都是女孩子们。”四人未说完,李纨姊妹等禁不住都失声笑出来。

甄家来的媳妇们亲口说明甄宝玉和贾宝玉模样一样了,而从她们说的甄宝玉性情和李纨姊妹失声笑出来来看,“甄”“贾”宝玉性情一样无疑了。

而原书也借着贾雨村这样评价“甄”“贾”宝玉:这等子弟,必不能守祖父之根基,只可惜他家几个姊妹都是少有的。

因为在那个只能由男子顶起一个家族的年代,作为男子,他们固然不能自己开创一片天地,也不能守住祖辈打拼出来的一份基业。而他们的姐妹们无论曾经多么美好,后来,也终于落到不堪境地。

甄家在《抄检大观园》一节,由探春说出来: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

在第七十五回:贾母歪在榻上,王夫人说甄家因何获罪,如今抄没了家产,回京治罪等语。

可见,甄家是真的获罪抄家了。而作为甄家的镜像我们也都知道,后来贾家也是终于获罪抄家。

而作为宝玉本尊,后期未必不是后悔的,

原书这样说: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

而贾宝玉我们又确乎知道,他确实没有从仕途之道或经济之学。致使家族众人后期生活悲惨凄凉。

那么作为宝玉的镜像,他是否希望着,有这样一个甄宝玉,终于违了心,从了世俗,振兴家族。以一人之不甘换取众姐妹喜乐平安呢?

因为编辑于 2019-03-16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曹雪芹在《红楼梦》安插甄宝玉这一角色有什么目的?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