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客觀地評價文學作品的價值?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6 个回答

叶茫认认真真嚼饭,勤勤恳恳做人。大佬 @李虾皮先生邀请不胜惶恐。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叫客观,但标准就还是有的。这种标准是在不断的探究与变化的吧,每个时代,每个流派有他看中的东西,不同的流派,不同的批判视角切入的点都不一样,所以即便是同一部作品来说,因为每个流派都有它看中的不同的东西,所以对于作品的评价都是有差异的。 @杜连殳先生也提了那么多流派。每个流派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论,甚至有些理论可能就是我反对你,或是侧重点不一样酱紫。我常常提的一个例子(提的太多我自己都腻掉了),比如说现代主义刚开始的那会儿,对传统的写作就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炮轰。女神老是抱怨同时代的部分传统的”杰出作家“们要把文学带进沙漠,用一些激烈的语言炮轰他们再乱来,时代早就变掉了,我们现在重视的是生活中微小的呈现真实的瞬间,强调意识的作用之类的。当然他们也是被炮轰的那一类。也比较不被主流文学界承认。但是诺贝尔即便是不颁给乔伊斯,现在谁能否认他不是世界上最牛的作家之一,你看我都有些不愿意去加上这个之一。这就是在不同的理念的指导下的你的砒霜和我的蜂蜜。说要有客观么,就算当今最权威的批评家也掌握不了绝对的真理与客观的标准,世界变呀。文学是动的。文学是动的,所以当然存在误判的可能性。这样的误判还相当的多呢~但没有办法,限于人、限于观念、限于时代甚至受限于各种运气,当然会有白鲸被当做废纸。但至少废纸不会全是白鲸。至少做当代文学的一拨人他们的有部分工作就是筛选。不过无论再怎么变么,它还是有门槛的。也不是说识个字的凭借自己的好恶就给文学贴标签了,硬说我喜欢我觉得这才是好的,那些名著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蒙人因为我才看不懂它们有什么好呢!文学就是拿来给我们消遣的!这样的说法我总是无言以对但是暗自委屈。在不否认文学理论都是垃圾的前提下,翻开任意的一本书,上面也没有直接写我喜欢我评判。都是阐述来阐述去,即便看不懂但是他有理有据。文学理论是最接近哲学的。批评家理论家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然后就是,我绝不承认文学是拿来消遣的。那么文学是什么呢?问题好大我回答不了。问题确实好大,我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到点,写了一通也不造对不对。然后就是题主的标准。我觉得题主所说的标准过于单一。即便并非在理论的框架上对文学作品进行评价,这些因素也是应该综合考量的。而且不同的作品在这些标准上表现的突出程度不同,也没法一概而论吧?然后个人认为哈,我不懂翻译,但就我肤浅的了解到的作家的风格与我读到的书,翻译还是在创作的基础上进行的。像是惯用长句子的,虽然中文里面没有连着几页不断的长句子,但是译者还是很努力的尽量不会短句短句的翻。翻不出来的没办法了,那文法不一样嘛。可是像黑暗的心的这种绕来绕去的句子不会变成像恶童三部曲的第一部这样的句子吧?而作家们对于句子的用法中也会显示他们不同的流派特征以及他们的一些不同主张,譬如说对情节的主张,譬如说对作品思想,这些其实都是有关联的。题主说的这些东西不仅是需要被综合考量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分不开的。不然人家写那种翻好几页也不断的句子,也不是仅仅为了捉弄翻译家。而翻译家也不会乱来的,如果肆意的破坏了这部书的一些风格,破坏的可能就不止风格那么简单了。译者再创作,手铐脚铐都是,并且都应牢牢的带着的。至于情节,之前我很叛逆的,我向来认为情节是不重要的,甚至反感情节。现在虽然没有这么极端,但也认为情节不是必要的,并且情节故事不成为叙事就不好算正儿八经的文学。因为文学不是消遣不是愉悦嘛。然后我最近在看叙事学的书,好像将来可能说不定会有所心得。如果我够用功的话尽量把这个补上哈。然后人文因素么。其实我很排斥一部文学作品的价值竟然是可以作为某一阶段历史生活的印证。那就直接把它当史料来看不就行了?什么创业史青春之歌金光大道都可以是史料哇。然后另一种,它用典很多,用典是为作品服务的而不是显摆的。然后的然后的再另一种,它成为某些东西的典故,比如说堂吉诃德这种代名词,福尔摩斯这种代名词,荷马的盛宴这种代名词,等于说它已经成为了文化的一部分。我觉得这才是需要在历史的时间轴上去考量文学的价值的情况。同时,他们也成为了文学的源泉。再然后,至于思想么,思想是什么鬼?思想不是语言吗?随手敲的。存在很多不严谨的地方,又存在更多的废话,随意看,随意批评……发布于 2015-02-17知乎用户看到这个宏大而艰深的问题,本来准备默默关注然后看看其他人的答案的,可是从上了公交到下了公交一直没有不去在意这个问题,像丢了魂似的。对文学心存敬畏的我来写一点个人见解吧。可以说文学产生了多久(当然文学这个概念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对它的批评和阐释也一直如影随形。柏拉图将诗人驱逐出理想国认为他们亵渎了神灵,只能引起人们的“哀怜癖”和“感伤癖”而其弟子亚里士多德却坚持的“卡塔西斯”论(意为“陶冶”),可以说对文学价值的探索早就已经开始。读文学理论类的书籍,就”文学是什么“这个话题就难以给出一个客观的答案,所以文学的价值好像有时候那么沉甸甸又那么虚无缥缈。就翻译文学来说,翻译是打破语言巴别塔的重要途径。因为不同语言有着不同民族背后的心理文化积淀,对原文的忠实与否历来都是各执一词。无论翻译是追求原创性还是为了扩大国际影响力而丢掉原文风格,都无法有一个统一的答案,要关系到具体的作品,是否能给读者传达出了应有的思想。好的文学译本真的对我这种喜爱外国文学的人来说都是如同珍宝,只能说且读且珍惜~一直延续到现在,浩浩汤汤的文学批评我想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是无休止的。纵观整个西方文学批评史,各种流派纷呈,其实无外乎就是在文学的“形式”和“内容”上各有所侧重。中世纪把文学当做了对宗教的注脚,启蒙时代把文学当做有力的思想武器,浪漫主义认为文学应该宣泄人的内心情感,到了二十世纪文学进行了语言学的转向,衍生出的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解构主义这些复杂的理论,都在尝试对文学进行剖析。有的试图将文本看做孤立的存在,如“新批评”理论;俄国的形式主义主张形式高于内容就过于绝对化;罗兰·巴尔特干脆宣称“作者已死”,认为文本是不断延续的;有的认为作品的意义只存在于读者对它的接受。可以说很多作家进行了所谓的“文学实验”,如当代诗歌玩的很多纯粹的文字游戏,又如中国当代文学中格非、马原的“先锋作品”,将人物、情节都淡化得没有了。可是同时这种尝试也走向了死胡同。所以你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真正能把文学的价值悉数囊括的标准出来,有时候客观其实也是个人的主观罢了。另外,如同题主所提到的,东方与西方对文学价值的评判也是不一样的。除了上述一些例子,哈罗德·布鲁姆在《西方正典》中遴选出的作品,其实也有着他执着的“个人式的见解”,认为陌生性是
文学作品赢得正典地位的原创性指标之一。在莎士比亚之后,后起的作家都受到了他的影响,而真正能摆脱其影响的才是能在经典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不否认他的
“弑父”理论难免有些偏颇,但是莎士比亚的作品确实阐释出了丰富的人性,所以能够一直屹立于经典不倒。而相较中国古代文学(这一块一直是我的短板只能粗浅地说说我的理解),《史记》算文学吗?它的文学性与它作为史料来比,更像一部历史性著作吧。我觉得中国古代文学的历史。总是在企图不断冲破重围而创新,又兜兜转转通过“复古”回到了原点,未能逃脱儒家建立起的精神影响,尤其是伦理对文学的束缚。而日本这个文学大国,我一直都觉得它在吸收西方理论并与自身传统转化方面是做的最好的,明治维新以后的作品既没有抛弃特有的“物哀”和“幽玄”美,又与西方很多思想结合非常好。附一句很喜欢的齐邦媛在《巨流河》里说过的一句话。回应时代暴虐和历史无常的最好方法,就是以文学书写超越政治成败的人和事。我一直觉得好的作品要超越狭窄的意识形态与传统的道德束缚,文学万万不能用道德标准来衡量,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现代作品大胆在突破伦理道德的禁忌。但并不就是说文学就是没有客观标准的,我认为在讨论文学的时候,是不可以将“形式”与“内容”分离开来的,二者缺一不可。在我看来,就文学与其他类型的人类科学和艺术来说,我觉得文学它不只关乎思想、语言符号,更重要的是它对“人性”的关注和对自身的反思,并不是说哲学等其他学科就不关注人性,只是我觉得文学是最关注人真正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况的。引用EM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中的一句话:小说中浓烈到令人窒息的人性特质是在所难免的;小说就浸淫在人性中;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得面对,文学批评自然也就无可回避。我们可以痛恨人性,可是如果将其祛除甚至涤净,那小说也就枯萎了,剩下的只有一堆儿字码。所以对一个文学作品的衡量标准,可以从任意角度来说,情节、思想、文笔个人标准各异,但我更看重的是它所给予的”人性的关怀“。比如莎士比亚的作品,虽然到了现代已经没有了那么广泛的关注,但是每读一次,就真的惊叹于莎翁的那种洞察力。说了这么多,也说得好乱,暂且写这些。因为这个问题真的分门别类讨论起来太繁琐了。希望有机会可以跟题主和其他热爱文学的朋友继续深入讨论。编辑于 2015-02-17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如何客觀地評價文學作品的價值?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