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不应该打孩子?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前几天六一,网易上有一个微博“生活小常识:怎样打孩子”。 http://t.163.com/zt/pub/dahaizi 题目下的说明是这样的:"孩子犯了错误能不能打?怎样打才科学奏效?孩子不肯结束游戏,影响了吃饭、睡觉怎么办?怎样培养孩子的耐心?如何帮助孩子克服胆小的性格?怎样帮助孩子学写作文和学好英语?等等,都是经常困扰着家长们的老问题。" 也许是我误读了,这里的前提条件好像是”要打孩子,应该打孩子“。而看了几篇网友的回复大多都说,会打要…关注者1,977被浏览511,280302 个回答张小雨本人女生,今年21岁,全国前十名的综合大学在读,但不是最顶尖的学校,我也不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学生。从小学开始我从未在班里成绩拔尖,如果有父母喜欢攀比自己的孩子,我从没有过可以说出去出风头的”事迹“,目前也没有什么资历能够自证被培养成功。但我和我的父母,都对我现在的性格还算满意,父母认为我成长为了他们想让我成为的人。因此,我询问了小时候对我一些问题处理的细节,希望在此分享能给更多人一个参考。成长的过程中父母基本上没有用过任何身体惩罚的措施,据我爸说他打过我一次还踢过我一脚,但是我完全没有印象了(如果他当时是为了让我“永远记住XX”,那很遗憾我并没有记住……)。我的记忆里小时候的教育全部都是讲道理,我表达我为什么想这样做,父母告诉我为什么不行。特别小的时候可能不能理解我们现在和彼此交流时说的道理,但是再大的道理也能用小孩子能明白的语言描述出来,当我的行为对别人造成伤害时,他们能用我能够理解和体会的方式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比如类比我曾经觉得难过和受伤的时候,问我是不是不希望别人因为我有那样的感觉,如果已成事实,是不是应该道歉)。上面有位父亲提到的“底线沟通方式”,我也认为是存在的,但不是以身体的惩罚来对抗孩子的哭闹,而是对任性的无视与不妥协。我妈说我曾经有一次在商店里想要一样东西,而她不肯给我买,告诉我为什么不能买之后我没理由反驳却不肯罢休,就躺在地下打滚,哭闹。商店里人来人往很多人侧目,我妈就完全不理我,淡定得很。我愿意哭就哭,愿意闹就闹,就跟我说你闹也没用,闹我也不会给你买的。我一直哭闹到自己累了,闹不动了,爬起来抹抹眼睛跟着走了。后来也因为在公众场合闹跟我妈承认了错误。自此以后我知道什么都是闹不到的,只有“有道理”才能让父母同意我的想法和决定。(我当然不记得“自此以后”什么的,但我妈说那以后我就再也没闹过,那我大概是明白了。)不知道有没有父母认为这样让孩子在公共场合哭闹却不管教是非常自私且缺乏教养的表现。但我觉得孩子那么做的时候,只是用尽她所能用的一切方法来迫使父母妥协,希望通过任性来让父母满足不讲道理的要求,当时自然无法讲理,妥协更糟糕,无疑是暴露软肋,以后孩子无论想要什么,只要在公众场合一闹,大概就成了。而我妈当时完全不管我,让我的任性没有收到任何效果,自然知道这个手段不管用。而事后跟我讲清为什么公共场合那样闹非常不好,我因此道歉后,也没有再在公共场合闹过。前面那位父亲两次对抗孩子的“底线沟通”都是为了惩罚孩子的错误,我觉得这容易让孩子觉得不犯错误是为了不让父亲惩罚。而且两次都是跟惩罚联系起来谈底线沟通,我觉得这并不是对抗底线,而是“不管他如何哭闹,我要她知道她错了,这件事她得听我的,所以我还是惩罚她了”。这事实上跟底线沟通方式并没有关系,只是犯错误就不能逃避惩罚。依然可能让孩子觉得不能这样做是因为这样做了会被罚,而不是因为这样做不对,会伤害到别人而不能这样做。从小到大我家的机制是这样的:【我犯了错误→父母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做不对→我讲出我的道理我为什么觉得没有错(如果我这么觉得的话)→父母和我继续争论,直到我被说服→我承认自己犯了错误→犯了错误就应该道歉且想办法弥补→我道歉且和父母一起想能怎么弥补→弥补】。整个过程中,如果我停在了任何一步而不愿继续进行,那么就是我任性,而上一次商场的经历已经让我明白任性不会收获任何结果。如果我任性,父母并不会用身体惩罚措施强制我继续进行下面的步骤,但这件事不会过去,会一直停在那一步直到我继续进行。而这中间,我自己清楚自己是【不讲道理的】、【不懂事的】、【让父母失望的】这一事实就是足够的惩罚了。我相信当不讲道理、不懂事、让父母失望也不会换得任何她想要的结果时,没有孩子愿意让自己成为这样。而因为这个步骤,每一次我承认一个错误并且避免再犯,都是因为【这样是不对或不好的】,而不是因为【如果这样做会被惩罚】。但这套机制的建立有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它对这个家里每一个成员都要同样适用。父母在家也不可能事事正确,当我觉得他们有做得不对、不好的地方,我也会自由地说出我的看法,重新进行上面的步骤,如果被我说服,他们也会道歉并争取弥补。当他们让我理解了一套道理,他们也完全按照它行事。父母都做到了这一点,就建立了一个”讲道理“的规则,这个规则规范着家庭里每一个成员的行为。否则,所有的惩罚和强迫都只是”我比你强,我能强迫你按我说的做,你不这么做我会伤害你,所以你得听我的“而已。无论强迫孩子做的事情是对是错,有没有道理,我认为都不是完全健康的教育方式,因为无论有没有道理都不能改变”不这么做我会伤害你“这个前提。你能伤害他,仅仅因为你比他强大,而她避免这么做,永远有恐惧自己会因此受到伤害的因素在其中。如果有一天,她足够强大到能对抗你、或你所代表的强力了;如果有一天,她知道她做的事只会伤害到别人,在她能想到的范围内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呢?以上这个法则应对了我所有的任性和错误,从我的成长经历来看,只要家长也能放下架子,和孩子平等地交流,平等地遵守这个法则,那么任何你认为只有暴力才能解决的问题,都可以通过这个过程解决。我的叛逆期没有特别明显的叛逆,后来我想,大概叛逆期其实是反抗权威与强力的管制,是自我意识膨胀式的觉醒,而我的父母从未因比我强而借助这一点管制我,也没有站在权威的位置评判我的行为对错,在”道理“的规则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交流的时候他们也把我看做平等的人尊重我的想法和观点,耐心向我解释。因此我的自我意识一直在逐步形成,即使膨胀,对抗的目标也不会是我的父母吧。----------------------------------------------------------------------------------另外针对上面提到的具体事情提一些我父母教育我时的所做。打老人:据我爸说他因为我对爷爷奶奶大声嚷嚷曾打过我一下(还是几下?),但正如我之前所言,我完全没有印象了。我孝敬长辈当然是因为应该这样,因为感念亲恩,但是最、最重要的,我认为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父母都是非常孝顺的人。在怎么对待、怎么尊重、怎么去爱别人这一点上,就我个人的体会而言,父母的身教比言传重要太多太多。父母身体力行,比怎么对孩子说和要求孩子怎么做都更有力。说谎:父母都不记得我第一次说谎他们有什么特别的方式来对待了。但我妈就说谎提出了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点:尽量不给孩子说谎的机会。比如说,小时候我妈觉得雪糕太凉,不想让我吃,她说道理的时候我也同意了,我不知道那个有多好吃,有时候看到别人吃就要,她不同意就算了。后来我奶奶带我的时候给我买了,还不让我告诉我妈。下次我妈跟我出去的时候看我看别人吃的时候那个眼神,就知道不对了。她也不问我吃没吃,因为奶奶还会带我一段时间,她就放开这个”不能吃雪糕“的规定了。因为我已经不可能不吃,她再这么要求,我又不敢告诉她,就相当于逼着我说谎。在大部分时间里,我妈都避免提让我说谎的问题。比如如果我假期一个人在家,她不会规定必须写作业不许看电视,只会规定一个大概的时间比如两个小时,回到家的时候,也只会问”没看太长时间吧“这种模糊的问题,然后表示她相信我并重述她的规定,而不会问”你有没有看超过两个小时“。当我的行为略微超出她的规定而在她能接受的一定范围之内时,她会刻意避免责问我,让我尽量少地面对”是否说谎“的选择。谎说多了就不在乎了,但直到现在,”是否说谎“在我心中依然是个有十足重量的选择,说谎也是我宁愿不说也要避免的事情。每一个我选择说谎的时刻,强烈的愧疚感与负罪感仍随之而来。我们都认为这很珍贵。罚家务与发奖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父母对我的教育是:每个成员都是家庭的一部分,都要承担一部分义务,这是应该做的,所以你应该为家里做点什么呢?于是再往前我不太记得了,小学4、5年级以后家里的碗都是我洗,中考结束后因为我不上班每天放假在家,而父母都要出去上班,所以每逢假期都应该是我做晚饭。高二有几个月父母都很忙,我放学是第一个到家的话就是我做晚饭。我觉得这是再正常、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反而觉得只有”罚“才让孩子碰家务的家长,也许需要想想怎么让孩子明白他作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对于这个家庭的责任和义务。至于奖金……这个从小到大都听说有同学家长说考进多少多少名就给你多少钱之类……我爸有言道:你是学生,你的义务就是好好学习,你考好了是应该的,我为什么要奖励你?深以为然。当然,奖励与惩罚措施一定也有它好的一面,我只是就我的成长经历讲述我家的做法与对此的观念。--------------------------------------------------------------还想说一两条我非常感谢的,我父母教会我的东西:自我认同:我曾经在一个报纸改版的编辑寄语中看到这样一句话:”我们以比别人知道得多一点点为幸福。“我不知道这样的话何以能成为一家媒体引以为傲的价值观,因为在我看来,幸福感可能来自千万个理由,但不可能来自比较。对我来说,幸福源于一种自我认同和自我满足,而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比所有人都好,来自于”比别人好“而形成的认同和满足都不可能长久。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从来不曾用我跟别人做比较,他们引导我去欣赏每个人,也引导我关注自己。我肯定自己,我认为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不是因为我比谁优秀,而是因为我在用我的力量做我认为有意义的事。这种自尊和自信奠定了我与人交往时的态度。不要计较:我做我认为有意义的事,和能让我快乐的事,这些事也许在客观上对别人有所助益,但那是别人要考虑的因素,我做仅仅是因为我愿意。已经看过身边太多”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不能同样对我“、”你是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我为什么只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是如何如何如何对你的你却没有这样“的愤怒甚至怨恨。对他人好时多想自己得到的快乐(如果不快乐就不要这么做了呀),少想别人得到的利益。不那么计较得失,而认清”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愿意,这样做让我快乐,并不代表因此对方就欠我什么或就该如何对我“,真的会轻松快乐很多。深夜话痨了这么多,只希望作为一个”教而不打“的例子,我的经历能给愿意花心思教育孩子的家长一点帮助,以上全部内容仅代表个人看法,也许并不适用每件事情每个孩子,但多多少少能给父母们一个参考。我在一个自由而平等的氛围中成长为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在我能回忆起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幸福而快乐的,不虚荣不嫉妒,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我非常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让他们的父母自豪骄傲,同时也有比我更快乐的童年,并比我更快乐地面对生活。如果我的经历,能给那些愿意为此努力的家长们一点点参考和帮助,也将是我的幸福。最后我想说,如果你希望把你的孩子培养成一个正直、善良、真诚、自律的人,你首先要是一个这样的人。如果你对自己还不满意,你愿意为了你的孩子,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吗?请和他共同成长吧!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应不应该打孩子?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