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孩子的无理要求说「不」?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孩子渐渐长大了,需求会越来越多,在家长看来无理的在他们而言往往又有理,不想纵容他,而又不知道如何合理有效地拒绝,希望得到一些点子或启发。 === 本题已收入知乎圆桌 »不养熊孩子 ,更多儿童教育话题欢迎关注讨论。关注者8,316被浏览205,592151 个回答猪猪-路易妈妈​

儿童教育 话题的优秀回答者20150222更新见答案最后。---------谢邀!从孩子大概一岁左右甚至更早开始,孩子有了自由行动的意志,我们的育儿生活“吃喝拉撒睡玩”又增加了一项,就是对孩子说“不”。很正常呀,任何两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在一起相处,遇到事情不都得有商有量么,说“不”是人们沟通的重要工具之一。现在家长都知道,过度纵容溺爱不行,过度惩罚限制也不妥,然后就很容易焦虑,生怕自己没能做到不偏不倚,是个失败的家长。其实,这事情没那么难。只要你不是在某个极端,或是只会在两个极端跳来跳去,所谓极端就是完全没有商量的交涉过程,直接要么完全专制,要么完全投降,只要不是这样,问题就没那么严重。我们大部分的正常人,在人际交往的关系中,是很少处于完全被控制或完全主导的极端不平衡的关系中的。和孩子的关系也一样,极端的关系也不多见。今天你有点纵容了,明天又有点强权了,这都没关系,不会对孩子造成什么心理伤害,也不会导致教育的失败。所谓平衡,举个例子正面管教中说的“和善而坚定”,主要有四点:和善包括1)尊重孩子的感受;2)尊重孩子的潜力;坚定包括3)尊重家长的感受;4)尊重客观的环境。所谓平衡不是指你每次都要找到一个绝对的平衡点,而是指在育儿这件长期的事情上,总体来说你的处理兼顾了这几个方面,没有特别偏向于什么。同样,很多其他的事情上也是,不是什么不太好的行为做了一次就深深伤害了孩子,就再也不可挽回,不是这样的。那些育儿书上写得太绝对,是为了改变你的思维想法,给你震撼的感觉,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么回事。家长也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角色,之前做得不好的地方没关系,孩子长大之前任何时候改变都来得及。扯回来,怎么跟孩子说“不”,说出你的意见和感受就好了,很简单。和孩子有商有量这事,如果越早开始,大一点会相对更容易(对同一个孩子来说,不同孩子性格不同不一定)。我们家孩子从1岁左右开始跟他说不,两岁就听道理了。很多人跟我抱怨“跟孩子讲不了道理”,尤其是跟三岁以下的孩子讲道理更难,可我实际用起来觉得讲道理很管用呀。分析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第一,你是不是带着情绪。心平气和的才是在讲道理,否则,你讲得内容再有理,孩子也理解成了指责,沟通的渠道也就失效了。这一点路易阿婆应该深有体会。阿婆最近被路易的叛逆折腾得没辙,路易做坏事,阿婆总是难免带着情绪跟他说教,结果是非但没用,路易知道她会生气,还能引起她的关注,故意做出激怒她的行为。一次路易故意把枕头扔进马桶里,阿婆大受刺激气得不行,她明白自己的管教引来的只有路易的故意报复行为,竟然动心去参加正面管教家长课堂了,有时候真是不得不学习更有效的管教方式。第二,你讲的是不是真有道理。得是危及安全的、对孩子有难以承受的损害的,以及肯定给他人造成较大干扰的情况,你才能讲得理直气壮。如果只是你的个人偏好,那孩子很可能不服气,凭什么按你说的来。这一条就能刷掉大部分情况,很多时候我们没那么有道理,当然也就跟孩子讲不通道理。碰到想阻止说教一番的场景,先冷静想想,我的要求及论证站得住脚么?这是孩子正常的适龄行为么?比如孩子非要开冰箱,是不是也可以顺便教孩子如何使用冰箱,信任他们有能力把冰箱用好。如果只是你个人的特定需求,那拜托放低点姿态,请求孩子帮个忙行个方便,当然要让孩子看到你确实不方便了。举个真有道理的例子吧。如果我们生病了不能陪路易玩,站在他的安全角度解释“有病毒会传染给他”是很有用的,他有过被传染生病的经历,就很懂得保护自己。他也知道不能去我们隔离的房间,多次站在房门口发呆却不会去打扰,偶尔我们出来喝个水什么的,路易远远看见就冲着我们笑,表达亲密和关注,但很注意保持安全距离,如果我们靠近一点,他还会往后退。第三,你自己有没有以身作则。你通过讲道理的方式对孩子提出的要求,如果孩子接受觉得有理,也会以同样的标准反过来要求你的,他们简单的世界里规则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如果他们发现规则建立者都不履行,那这规则就失效了,讲的道理自然也就“无效”了。很多不良行为的场景,示范比讲道理更直接更有效。讲道理相对比较抽象,往往是对一个具体场景的抽象描述,上升到道理的高度,其实不便于孩子理解和模仿。比如你想让孩子学会说谢谢,或者学会道歉。与其每次要求孩子说出“谢谢”或“对不起”这几个发音,不如以孩子的视角替他们说出来,示范给他们看。平时遇到你该给孩子道谢或道歉的场合,你也以身作则。至于孩子什么时候悉得模仿,就交给孩子自己作主吧,他们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佳时机。第四,你有没有给孩子创造容易遵守规则的空间环境,以及给孩子时间去自己努力改进。别一方面讲道理,一方面又不改变环境引诱孩子,人性禁不起考验呀。费死劲讲道理,不如干脆让孩子没有“做坏事”的机会。比如不想让孩子玩手机pad,就别拿出来,当然自己也别玩。而且,孩子的改变也需要时间,让你改点啥你也做不到立竿见影是吧。最近路易又找到藏起来很久的iPad,开始玩以前玩的修车游戏(他都忘记怎么玩的了),我们没有立马夺走不让玩,但每次都劝他“玩一会就不能玩了眼睛会坏的”,时间差不多就引导他去玩别的。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就“听”道理了,拿起iPad玩的时候就自言自语“玩一会就不能玩了眼睛会坏的”,很自觉说到做到(当然不是每次,反复是难免的,例外也是难免的)。这说明规则已经内化到孩子身上,管教的最终目标正是培养孩子内在的自我控制力,而不是依赖于外在的威慑。最后,别跟孩子死磕较劲,讲不通的话试试变通的办法。比如下面要讲的场景,纯理性不行,孩子的情感需求也兼顾一下。即使讲道理本身,也要考虑到孩子的理解力和接受力,用适合的语言和方式,这时候就看你对孩子的观察和理解程度啦。亲子关系越好,你们互相越理解对方,孩子对你越信任,管教也越容易。实在讲不通就算了,这次哄哄过去,以后找机会再讲。家长的心态也要平和,几次讲不通不代表讲道理没用,别就放弃了,而能讲通一些重要的方面,才应该感谢讲道理解决了大问题呢。贴一个生活中具体的场景吧。这天临睡前熄灯了,路易突然要求:“宝宝要吃香蕉!宝宝要吃香蕉!” 令人为难的不仅是路易已经刷牙洗漱完,还有家里最后一根香蕉已经吃完了,卖香蕉的店估计都关门了吧。爸爸无奈地解释:“路易想吃香蕉,可是家里香蕉吃完了,明天爸爸给你买了吃,好不好?”“不好!要吃香蕉~” 路易有点急了,越没有越要吃,还就跟香蕉较上劲了。这可怎么办呢?路易妈妈突然想到一本育儿书《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用漫画的形式讲怎么跟孩子沟通的,里面有一个类似的场景。有个小孩也是要求要吃什么东西,家里没有了,他妈妈跟他解释他就是不接受,无理取闹就要吃。你实在地说吃完了要去买,买了才有的吃,这样说没错,可这是很理性的解释,没能满足孩子的情感需求,孩子不买账也正常。书中提供的解决方案是这样的,那个妈妈说:“我真想给你变一个出来!” 这样说给孩子的感觉是,你的要求是可理解的,我接纳你的要求,然后用孩子式的幽默来化解,孩子一般很吃这一套。路易妈妈决定一试,不过需要变通一下,书里的方法可能适合更大一点的孩子。首先,路易还不懂什么是变魔法,他只会藏猫猫,把东西藏起来再变出来。这可是货真价实要变出东西来的,万一他发现没变出来很可能跟你急。其次,路易还不懂虚拟语气,不明白“我真想”意思是办不到。说不定他要求你说到做到,那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那怎么变通呢?这还得从小路易身上找答案。有一段时间了,路易表现出一种抽象的模拟行为能力。比如看见绘本上的好吃的,路易会假装张开嘴“嗷呜”一大口,然后发出吃得很香的咀嚼声,还用语言表达:“宝宝吃到了三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这里还有个有意思的小插曲,最开始他展现出这种能力时,分不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看见“饼饼”嗷呜一口,看见“屋顶”也嗷呜一口,吃得还挺带劲。这说明他那时刚明白“装假吃”的概念,具备了在想象中完成熟悉动作的抽象能力,他乐此不疲地反复练习着,都没顾上把其他生活常识(比如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加进来。很快,路易自动整合了其他生活经验,不再乱“啃”不能吃的东西。再后来,不用看见图片他也可以想象出来,模拟完成熟悉的动作,而这恰好能被我们所用。路易妈妈没有亲自出马,而是偷偷跟爸爸交待:“你假装给他剥香蕉喂他吃。” 路易爸爸心领神会,开始了精彩的演出。他假装手里拿着个香蕉,开始像模像样剥起皮来:“路易,来,爸爸给你剥香蕉皮。” 借着空气净化器的一点微弱灯光,路易好奇地看着爸爸手里的动作。他明白,床上是没有香蕉的,爸爸也没有出去拿,爸爸显然拿不出真正的香蕉来。而如果我们说给他变一个出来,或者一本正经强调“你看这有个香蕉”,一来他可能真跟你较真,二来他可能发现没有香蕉你在骗他。爸爸直接绕过“有没有香蕉”这个可能引起纠纷的点,上来就演示“剥香蕉皮”的动作,路易又具备常识知道没有香蕉,这样就引导他向着爸爸在跟他玩游戏的方向去理解。果然,路易把这当成了游戏,配合着伸长了脖子。爸爸说:“剥好了,吃吧。” 路易对着空气里大致“香蕉”的位置咬一大口,很香地嚼起来。在想象中,“香蕉”可以一次吃好大一口,两三秒即能下肚,吃得又快又好,比现实中更有成就感满足感得多。就这样,路易的情感需求得到了满足,我们也成功化解没有香蕉的困境,还玩起了趣味的亲子游戏。PS:以上回答中一部分是我博客中的原创内容2014-12-05 讲道理为什么不管用。我的育儿实况直播的文章,微信订阅号“蒙台梭利家庭育儿实践”或者“mtsljt”,博客路易一世的成长观察)目前育儿书绝大多数重理念轻实践,实践也主要针对3岁以上孩子的观察和互动,且案例大多是事后根据记忆整理,省略了对场景的详细描述,过于抽象读者难以借鉴。然而,0-3岁是孩子更重要的发展阶段,家庭是孩子更重要的发展场所,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无法按时间的连续性串起来,无法看到孩子的成长过程,这些背景对如何处理育儿中的问题其实非常关键。本博客采用育儿实况直播的方式,观察路易宝宝的适龄行为和成长,讲述育儿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以及基于环境和孩子个体特点量体裁衣式的应对方式。---20150222更新:感谢大家的关注,补充几点意见如下:1.关于文中提到的玩ipad怎么跟孩子讲道理的问题,必须要声明一点:这世上有远比pad更有意义的事情供孩子来探索,从这个角度看,玩ipad是耽误时间。但是,现实的情况是真的很难避免孩子不接触到ipad、智能手机,即使你家没有别人家也有。

关于宝宝看电视玩PAD手机伤眼睛的问题,我的个人观点如下:

对于小宝宝来说,大千世界到处都是新奇玩意,这些电子设备有那么大魅力么。其实,真正吸引宝宝的,恰恰是宝宝观察到大人被这些设备深深吸引,以及大人制定的对这些设备的使用权等级:大人可以用,小孩子不能用或要少用。

少量的看不至于对宝宝的眼睛有巨大伤害,大人也不是就得完全不碰这些设备,关键是不让宝宝感觉到这是件特别的事,是件被禁止的事,是件大人享有特权的事,看就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大人在陪伴宝宝的时候,也注意下不要只盯着电子设备,更多关注宝宝,开发更多和宝宝一起玩的游戏,这些设备自然就靠边站了。

记得我小时候,玩电子游戏,从未被禁止或被限制过,我玩得也挺厉害,魂斗罗三条命通关,坦克三条命翻版,也有成就感过,但从未着迷,玩完了也觉得空虚无聊,就自然去寻求更有意义的活动,现在则更是几乎远离一切kill time的活动了。

我们家孩子用ipad只玩有限的几个英文游戏,baby bus系列的,还学会了一些英文比如perfect、try again、think again,如果不能避免,还可以控制一下玩的内容吧。2.关于最后吃香蕉的例子,我只是记录我们家的真实情况,大家千万不要生搬硬套效仿,对于《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上的思路:”我也想让你吃香蕉可是没有“,这个经受过时间洗礼的经典也不要生搬硬套为好,真正的经典、真正从无数实践探索出来的经典,一定是宽容的,一定是了解现实情况的复杂性的,一定不是说这样做是最好的。我最喜欢的育儿书是《西尔斯育儿经》,一看就知道是真实实践的总结。引用书上的一句话:养育不是你可以从一本书中信手拈来、然后严格地、一成不变地在你孩子身上冷漠地进行试验的一组技巧。相反,你应该形成自己的养育体系,采用适合你的孩子和你的家庭的手段来创造出你自己的养育风格。而对于一些省略了很多细节的、凝聚成精华的书,离实操也远了。

现在的很多父母非常关心育儿的知识,看很多育儿书,接触很多育儿的观念,受益的同时,也常常受到一些困扰,很多人常常问一些“我能不能这样那样做”、“我不这样那样做会不会很糟糕”、“我不该这样那样做,但却做了该怎么办”之类的问题。

其实,育儿是个实践性很强的领域,没有绝对的标准和对错,没有到哪都通行的真理,家长们大可以少一些纠结,多一些轻松和享受。

我们该如何去对待育儿书呢?

育儿书作者又如何会承认自己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甚至做得不好的情况并不少见。偶尔拿出些“负面”例子,也是为了引出后来改进得更好地例子。也不是说育儿书作者就是完美主义,事实上如果能私人交流,他们也许会告诉你做不到很正常,但他们不能公开说,因为这世上很多人接受不了这样的行为。大家不难发现,平凡的家长们几乎都有拿得出手的成功案例,模式都是:一个啥事,别人一般是咋咋做的,咋着不好,我这样做的,取得了怎样怎样的效果。一个人的三观不就是这样不断区分对比选择形成的么。你看一本书,如果能大致认同其思想,就已经是相当认同作者啦,看到一些论据不认同这太正常了,不认同就过,没啥损失。一个事被拿到书里当论据,篇幅有限,信息严重遗漏,你根本无法通过看书来还原当时的场景,不过是作者个人的记忆理解的删减罢了。这样的论据只是论据,看看就行,不是我们行事的准则,也不必因为貌似我们做了被批判的行为而太自责。和孩子相处,遇到事情怎么处理,是要看情况的:看事情的危害程度、紧迫程度,看孩子的性格、对生活的理解程度、和亲子关系模式,以及父母的性格和做事方式等等。生搬硬套育儿书中的对话、场景、方法是不行的。

我无法抽象出如果a我就这样做,如果b我就那样做。我也无法保证我就能按照我认为最理想去做,更无法保证我做的就是最合适的,效果如何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谁也不是完美的父母,孩子也没有那么脆弱。事实上,尽管大人一直无知伤害干扰孩子,孩子还是有惊人的复原能力并最终原谅大人的。

3.之所以铺垫那么多想做到极端也不容易,我觉得现在很多家长的问题是太害怕自己纵容了孩子,实际情况是真正达到纵容的程度并不容易。道理大家都懂,可知道怎么做离做到可能还很远,实际使用中的一些细节我觉得更重要。到底怎么做呢,我只是提供一种实践的例子,我觉得它的价值不在于是绝对最好的用法(每个家庭相对好的用法很可能不同),而是在于给大家一些接地气一点的启发,也包括做得不够好的教训,我自己也常常总结自己以前哪里做得不对,展示一个不断改进的过程可能更有意义。经典也不是一天练成的,也是长期实践的过程总结出来的,对经典的理解也不是直接照搬获得的,也需要一个实践中摸索成长的过程。我才刚刚起步,能走多远尽量走多远。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如何对孩子的无理要求说「不」?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