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欣赏王小波 《革命时期的爱情》?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15 个回答

翟凯旋切问而近思 新浪微博@-疯子凯 这本书,叫做自由 这本书之所以能被列为王小波的传世经典,主要原因个人认为有以下三条: 一是随性的写作方式。书中的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随意切换,这一段还是主人公王二如何如何,下一段就是“我如何如何”。初次接触真是云里雾里,搞不懂作者究竟想用哪个视角来向我讲述这个故事。但读着读着我反而喜欢上了这种极富代入感的方式,作者并不想跟你刻板地来讲述,只是想娓娓道来。用慕容雪村对他的评价,就是:你可以从任何一句读起,也可以从任何一句放下,不会想念其他的部分。反正都是讲故事,有趣一点岂不是更好? 二是对爱情的切入方式。作者描写爱情的切入点相当纯粹——性。“这是一本描写性爱的书。”这不是我的概括,而是作者在自序中的第一句话。全书出现最多的词是“性交”,以至于我读的时候总得先看看身边有没有人。 书中塑造了三个不同时期与王二有深入交流的女性角色:姓颜色的女大学生,X海鹰,王二自己的老婆。三个时期对应着三种对待性的态度,也对应着不同的爱情。 大学时代与女大学生之间的性爱,体现的是探索,是小心翼翼。那甚至算不上是完全的性爱。王二与她最亲近的时候,也只是一起赤裸的坐在河边,他抱着她,“在黑暗里嗅她的气味,她身上一股酸酸甜甜的气息”。当两人准备更进一步,却因为王二的早泄,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有人说这就像被划破了一道口子的荔枝,甜蜜的水从缝中流出,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就腐烂了,但留下了鲜红的壳和香甜的气息。如同大多数初恋一样,虽然最后没有走到一起,却造就了王二向往美好、反叛呆逆的心气。 文革时代与X海鹰之间的性爱,体现的是反抗。X海鹰的出现,把王二的心气给彻底挖掘出来,如同一段虽然失败却使彼此都得到成长的虐恋,这一点可以从两个人从前后施虐狂与被虐狂身份的转换。在生活中X海鹰利用手中权力各种刁难王二,让王二难堪;在床上她却变成了一个M,央求王二惩罚她教训她来寻求快感。后来组织要求她离开王二时她也没有丝毫犹豫,连一点点不乐意也没有表现出来。这一切是那么突兀,这段感情在读者看来是那么随便,那么肆意而为。这可能是爱情,但也只是不完全的爱情,她凭借着满腔热情投身而入,却因为热情的消失和现实的无情最终选择放弃,就像玩了一场游戏,疯狂过后满地狼藉。 成家之后与自己老婆的性爱,体现的是自由,是生活。他老婆是个很可爱的人,率真有趣,充满活力。嘴里自打初遇王二起就一直在嚼口香糖,连新婚之夜也嚼个不停。她生性活泼,见谁就问吃不吃糖,在跑步的时候遇到王二,一见钟情,过了不久就嫁给了他。她热情奔放,随时都想坏一坏(做爱),跟王二在美国游玩时候,走进黄石公园的大森林要坏,走进大草原的公路要坏,为此经常引来警察敲窗户。看起来确实荒诞不经,这俩人怎么会那么“饥渴”呢?但当你处在那个时代的角度考虑时也许就能明白一点。王二和他老婆都是从那个革命年代走过来的人,虽然他们伤痕累累饱受摧残但还是挺过来了。他们曾经那么疯狂,那么低落,那么歇斯底里,如今终于得到解脱,要知道,那个年代人们最为压抑的东西便是性,而性也恰恰就是人的本能,连本能都受到压制,自由可想而知。当他们得到自由之后第一件想做的事情自然是对往日宣战,如此一来,便理解许多。 三是对性爱描写的把握。虽然这本书是一本关于性爱的书,但是,作者对于性的描写仅限于词面意义,任何实质性的描写几乎没有。他关于性的文字纯净如水,“就像一颗不含杂质的水晶”。因为作者在写它的时候内心是真诚的,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向你讲述那个年代的爱情故事,不是粗俗不堪的黄色小说。他只是想证明,在最愚昧的岁月里,人不仅可以活着,还可以活得很好,而且还能活得这么清醒。 嗯, 读王小波,读懂自由。 这本书,我打四星半。发布于 2016-09-10山抹微云一个海漂,每一场梦境都可媲美一部好莱坞大片,总发誓要去远方

《革命时期的爱情》里记录了我小时候的一种怪癖——电蜻蜓。“我倒想起十二岁时自己做了一台电源,可以发出各种电压的直流电、交流电;然后我就捉了一大批蜻蜓,用各种电压把它们电死。”

这让我想到了史蒂芬 金的小说《纳粹高徒》里,那个少年在梦中电击裸体少女或是用烤箱烤猫的场景。

不过一边是法西斯,一边是“革命青年”,这种联想连想都不应该想。(微笑)

我捕捉蜻蜓的时候,总要在慢慢伸出手的同时,与它目光相接。这是很冷酷的一种感觉,007曾经提起过在射击的时候不要与目标对视,因为看到他眼睛的那一刻你就会动摇软弱。

王二其实是一个相当冷酷的人物。因为整个故事是由他的第一人称叙述和第三人称叙述交织完成,所以我们对他总怀着一种亲切,甚至于愿意听他讲述故事。但如果客观地来描述一下王二这个人,细想一下:他不自觉地在革命斗争中,由一种未开化的血性驱使着,杀了多少人啊?

《革命时期》里反复描写我童年时候遇到的某种超现实情景,紫红色的天空下,高音喇叭嗡嗡地叫,巨人们拿着枪来来回回地走。这种混乱的场景和《1984》有种隐隐的相似。

我时不时地会笑起来,笑完又觉得很悲哀。

没办法自己把自己当真,我们都是一群对时间无知的小泥人。

《革命时期》里谈爱情的口气很温柔,是一种绝望的温柔。

“这样的人,你怎么可能不爱上他。”

“对于不能恨的人,我只能用爱来化解,我爱上她了。”

只要一遇到爱情,小波的文字就变得温情无限。

王小波是中国有代表性的理工科出身作家,无论是从他证明式的语言还是援引的例子都可以看出。作为一个文科生,我对于以下两个例子的印象格外深刻。

“不用我说,你就知道他们是些学文科的学生,否则用不着请一个中学生当工程师。”

“作为一个学过概率论和数理统计的人,我明白得很。但是作为上述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我就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小说里将女性角色海鹰的姓省略去了,一直称她为X海鹰。我不知道会否有人和我有过一些类似的体验,在一些传统的小说里,对于一些诸如“奸”“淫”等不便启齿的字眼就用X字来代替。因此我每每看到“X海鹰”几个字时,在模糊的角色形象之外,还有一种色情的隐喻在。我想这大概不是小波的有心设置,却也是个桃色的偶合。

X海鹰其实是一个性变态(m)。小波写这类话题并不少。

那个年代,每个人都是无声的变态。

《革命时期的爱情》结局里几个人又相逢了。混账还是混账,美人不再是美人。这种大众狗血的结局被小波的笔剥得连内衣都不剩。

发布于 2017-03-17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怎样欣赏王小波 《革命时期的爱情》?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