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到底好在哪里啊?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50 个回答

张佳玮​

NBA、篮球、文学 话题的优秀回答者谢邀。虽然我知道这是浪漫主义文学……尤其米莱狄的部分不真实感太强烈甚至丧失了美感您知道是浪漫主义了,还强调真实感?浪漫主义讲求的是戏剧性。现实主义才谈论真实感吧。至于美感……米莱狄日日夜夜演戏、编造故事、诓骗费尔顿去刺杀白金汉。这是古往今来文学故事里屈指可数的蛇蝎美人诱骗记,是可以拿去当剧本的段落。结构,辞藻、若隐若现的引诱、反复感官刺激,让费尔顿心目中的她从一个荡妇变成一个失贞的圣女。还丧失了美感……是不是米莱狄始终天仙美人似的傻白甜,才叫美感?三个火枪手的经历不那么吸引人,而且人物的饱满度也差太远了。厉害了……看完第一部,您已经通透三个火枪手的经历了?达达尼昂三部曲里,第一部只是稍微露形。波托斯的现在,阿多斯的一点点过去,阿拉密斯神秘莫测的背景,第一部只是浮光掠影。阿拉密斯在小说里的手帕、出家、里尔来的信使送钱、所谓的女裁缝堂妹,这一条线索厉害之极,一本完全没写透。不过我大概也明白,为什么提问这位会这么想了。《三剑客》真正最妙处,一是得懂一点欧洲历史,二是得是个,肯慢慢读东西的人。路易十三和红衣主教黎塞留的矛盾。谢弗勒兹公爵夫人和阿拉米斯的情愫。白金汉公爵和安娜王后的爱情传说。我不想剧透,但第二部《二十年后》里,处斩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是《三剑客》里某个我们熟悉的人的儿子。这种“巧妙地将历史人物与虚构角色穿插,让虚构角色参与历史大事”的玩法,大仲马玩得出神入化,以至于金庸都要照搬他的许多技法(读过《连城诀》和《基督山伯爵》的知道我在说什么)。但因为对中国读者而言,许多也许并不知道黎塞留=法国曹操、白金汉公爵=英国多尔衮,并不了解拉罗舍勒之战、白金汉被刺杀等历史事件,所以并没有“我们的主角参与了历史呢”之感。那种游侠式的传奇感就逊色许多。打个比方:如果把《鹿鼎记》里的康熙、吴三桂、葛尔丹、郑克塽、李自成,换成阿猫、阿狗、大黄,二黑、三白,再读这部小说,是不是感觉就差了一点?就是这个了。然后呢,《三剑客》那时代,读者和作者都没那么急吼吼。他们来得及讲许多小情致,玩许多法式幽默。这一点因为翻译和国情,许多地方没法体现,可惜了。如果愿意重读的话,看看红衣主教和路易十三斗气的细节,看看阿多斯每次怎么玩格力摩,看看巴赞怎么徒劳无功地让主子出家,看看波托斯那次著名的、每个字都是笑点的赴宴。我知道,这些跟主线情节无关,但文学作品如果只为了看故事,那么去读剧情大纲好了,读小说干嘛?稍微读过点书的都明白,各种故事万变不离其宗。大仲马在讲故事方面的巧妙,是历史级的。有兴趣的话,重新将米莱狄所有出现的场景线连起来,将阿拉米斯和元帅夫人那条线凑起来,试图找一找阿多斯各种伏线暗示他的身世,然后你就会明白,这本书一点都不拖沓。每一句都有意思在。比如,你要知道了阿多斯的真实身份,知道阿拉密斯的背景后,再从头开始看小说,他们的每一句话意味都不同了。当然,如果读这本书不是为了乐趣,而是“我快点读到结局就知道主角命运了好了我又读完一本世界名著可以跟人去吹牛了”,那就还是算了。世上大多数流传下来的书,都适合,也更配得上更慢一点、更不功利一点的阅读速度。至于已经读完《三剑客》的诸位,可以考虑开《二十年后》。但是别轻易踏进《布拉日隆子爵》。这是我作为三部曲粉最后一点忠告。读过的都明白我有多么善意。编辑于 2016-12-12知乎用户

如果要谈大仲马对故事节奏的把控,对富有趣味的情节的天才构想,要谈他精纯的写作技巧,对吊读者胃口开山宗师一般的功力,要谈他一百多年前的妙笔以强悍的生命力滋养了多少影视、动漫、文学作品,那就要写太多了。

这里仅贴一篇旧文,以阿拉密斯这个人物入手,希望从人物发展和一些细节上的分析,能够回答题主的——尤其是“人物不饱满”部分的疑问。-------------------------------------------------------------------------------哦,亲爱的阿拉密斯

当我们第一眼看到亲爱的阿拉密斯,他还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一张甜甜的脸,显得挺天真,眼睛乌黑,目光温和,白里透红的面颊长满茸毛,酷似秋天的桃子。”

当我们最后一眼看到亲爱的阿拉密斯,他已经发色雪白,驼着背,干瘦的臂膀颤抖着搂住达达里昂。

很久以前,当我合上《基督山伯爵》的书本,心中充满惆怅,我未曾想到《三个火枪手》三部曲的结局会更令我十倍的心酸。我又怎会想到,就是这个阿拉密斯,这个亲爱的阿拉密斯,在很多人眼中,竟然成为了'Final Boss'?

他曾经是一个出生贵族的普通教士,因为他的温柔触动了女人的心弦,竟然勾来了嫉妒的侮辱。这个曾经被无理莽徒吓得说不出来话来的小神父脱下教士的长袍,换上了骑士的戎装。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成为了法兰西最英俊最风流最英勇的火枪手之一。

初出茅庐的加斯科尼小子达达里昂来到巴黎,遇到了那“三个形影不离的人”,又为自己先后招来了这三位勇士的决斗挑战,从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某些预示,某些细节上的提点。匆匆忙忙的达达里昂撞上了阿多斯的伤口,他的失误同时刺痛了阿多斯的身体和身为大贵族的骄傲;莽莽撞撞的加斯科尼人接着又扑进了波尔多斯斗篷,看到了这个好心的巨人致命的弱点,不用多说,这也只是一场事故。唯独与阿拉密斯,作者用两倍于前两者的文字来详细描写他们决斗的缘由。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旗鼓相当的冲突与较量。围绕着一方精致的,绣有德.布瓦特拉西夫人冠冕和花冠的亚麻布手绢,达达里昂和阿拉密斯那一场针锋相对的口舌之争,简直就是他们在《布拉热诺纳子爵》中斗智的提前预演。

达达里昂有一种动物性的直觉,他如此精明,他天生就懂得衡量自己与他人的分量。他知道阿多斯高于自己,想“通过老老实实的道歉,能使阿多斯变成自己的朋友,因为阿多斯那种大贵族的气度和庄重的仪表,令他十分倾心。”他爱波尔多斯,但也在某种程度上轻视小看他,至少在智力上,他们是不大均等的,他可以“巧妙地利用流言的影响,使波尔多斯成为一个可笑的人物。”唯有阿拉密斯,他把他放到了自己均等的对手位置。

在惹恼了阿多斯和波尔多斯之后,他曾经认为自己应该效法阿拉密斯,因为“将来无论对谁都 要彬彬有礼。要做到让世人敬佩你,引你为楷模。为人和气、礼貌并不是怯懦。瞧人家阿拉米斯多么温文,多么尔雅。那么,是不是有人说阿拉米斯是个懦夫呢?肯定没有。以后 无论在哪方面,我都要以他为榜样。”

他肯定了阿拉密斯优势,明了阿拉密斯身上有自己所不及的品质,但是这些品质却并不足以像阿多斯的气质那样压倒性地令他折服。当他同样与阿拉密斯约定决斗之后,他是这样想的:“那个阴险狡猾的阿拉密斯,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等他来到自己跟前,干脆一剑结果他的性命,或者至少要刺伤他的脸,就像凯撒嘱咐士兵毁掉庞培的容貌一样,永远毁掉阿拉密斯如此自豪的那张漂亮的脸蛋。”

这种想法,对于一个小伙子来讲,是相当可爱的。他用“阴险狡猾”形容阿拉密斯,而其实这个词何尝又不是他的敌人可以用在达达里昂自己身上的呢?他想一剑结果了阿拉密斯,但又没有像面对波尔多斯那样掌控性的自信,所以退而求其次,至少要损害阿拉密斯的脸蛋——达达里昂也是一个英俊讨人喜爱的小伙,但我相信他对于阿拉密斯的容貌也并不是毫无嫉妒。越是实力接近的人,越是容易彼此比较,一个小家碧玉的美人绝对不会和皇宫中的妃子比美,她只会盯着村子里那个比她白皙的姑娘,却念念不忘自己比她更苗条。

在四个火枪手当中,达达里昂和阿拉密斯有一个不同于另外两人的共同点:他们都是渴望出人头地向上爬的人。阿多斯不需要像上爬,他的心怀如此高贵,已经可以俯瞰人间,他所作的一切功勋,都是遵循着罗马式的贵族信条,波尔多斯倒是也想过上更好的生活,有更高的地位,但是胸无城府的他却只选择了诉讼代理人夫人下手。

达达里昂有一颗勇猛的元帅的心,他想用他的剑和勇气征服世界,阿拉密斯有一颗教皇的心,他无非是用自己智慧与头脑征服世界——既然他的这种智慧曾经借“玛丽.米雄”之笔为他的朋友们效力,他为什么又不能用这种智慧为自己的心铺平道路呢?达达里昂为了让查理二世回到他应得的王位上绑架过蒙克,为什么阿拉密斯不能为了让菲利普获得他应得的王位而绑架路易十四呢?查理二世难道比菲利普表现得更像一个国王么?路易十四当真展示过比自己孪生兄弟更胜一筹的优越么?阿拉密斯,你真的不应当如此坦白,你真的不应当如此风度,你没有杀死路易十四成全自己的大业,这反而成了让你蒙上了污名的理由!

阿拉密斯对于他的朋友们,始终是保持着某种程度的神秘,在青春洋溢的时代,他的秘密是他的情妇,到了最后,瓦恩的主教心中的爱已经枯死了,他只爱他自己和他的朋友,于是他的秘密变得更加无从探寻。达达里昂曾经哀叹:“这个人愿意为我流尽鲜血,牺牲生命,但他却不能向我公开藏在他内心一角的小小秘密。” 达达里昂,你是多么的贪心啊,你明明知道这个人,只要你向他提出要求,他甚至肯为了你粉身碎骨而在所不辞,无论是他的理想,他的阴谋,都抵不上你这个朋友真正的需求,你为什么一定要探究他内心一角那小小的秘密呢?

自古以来,无论中西,人家都歌颂剑与战火的荣耀,那些阳光下的争斗。静谧的月色下,一双温柔的眼睛,一个睿智的头脑,一个坚韧的意志,一颗敏感的心灵中密密织出的蛛网不是都被你们报以憎恶的眼光么?它们的主人,不是都被你们斥为毒蛇么?你何苦追究他的内心,既然你知道他仍像过去一般爱你。阿拉密斯曾经说过:“凡我所取得的一切成功,其中都有您的一份在内。”他起誓一般对你表明心意,你为何不肯相信,这还是过去那个亲爱的阿拉密斯?难道是因为他是那唯一一个和你如此相同,又如此不同的旗鼓相当的“对手”么?

我不知道阿拉密斯是否感觉到孤独,除了好心的波尔多斯,他的另外两个朋友似乎与他都有了距离。他有了苦闷能向谁诉说呢?他的秘密,不敢告诉阿多斯,不能告诉达达里昂,不肯告诉波尔多斯。“您有兄弟吗?”年轻人(菲利普)突然问道。“我在世上独来独往孤身一人!”阿拉密斯回答的声音像离膛的子弹一样干脆利落,使人不寒而栗。“在这世界上有您心爱的人吗?”菲利普继续问道。“没有。或者说,除了爱您之外。”

阿拉密斯是爱过的,虽然他曾经更多地是被人所爱。他爱过谢弗勒兹夫人,那个被放逐的女人,我一直相信,是因为对这个女人的爱才曾将他如此长久地留在军队当中。当他失去了公爵夫人的音讯时,天主的召唤声变会变得嘹亮,当达达里昂带来了公爵夫人的信件,消沉的苦修修士就立刻变回了快活的阿拉密斯。

但是他的这种爱,是多么的不牢靠。公爵夫人可以给他送来金光闪闪的金路易,可以在信中吻他温柔的黑眼睛,可是每一次出现在他身边,都不是为了他——为了皇后,为了白金汉,为了反对黎塞留,我甚至怀疑,是这个女人在他的心中洒下了有毒的种子。到了最后,瓦恩的主教的心灵已经干涸了,韶华不在的谢弗勒兹夫人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一次,是为了马萨林的信,为了富凯,为了五十万里弗尔。“两位极为相好的老朋友,由于互相之间过于了解,交易没有谈妥。”每当我读到这一章,我都非常的难受,“阿拉密斯拉了一下铃,客厅顿时灯火通明。主教周围是一个光圈,光圈的光照着公爵夫人萎靡的脸容。

那一张苍白憔悴的脸,曾经是他倾心爱慕过的,那为了不使稀疏、发黑的牙齿暴露出来而紧抿的双唇也曾经如玫瑰般鲜润,印下年轻的火枪手炽热的吻。当阿拉密斯如此刻薄,接近狠毒地让这个女人的丑曝露在灯光下,我只看得三个字:“他恨她。”哎,这是多么令人伤心啊。

当阿拉密斯越来越接近他理想的顶峰,他也变得越来越“孤身一人”,他说这世上没有他心爱之人,但是恐怕最最反对他的读者也会肯定,在他的心中,永远有那三个人的位置——哪怕他们中间的某个人总是待他不够亲厚。

当然,阿拉密斯也不是无可指责的,尽管他始终如一地爱他的朋友们,但他毕竟是人而不是神。就算是好心的波尔多斯也不是毫无知觉,他在遗嘱中文雅而温和地用“流放”这个词批评了他,其实即便他用的词再严厉一点,阿拉密斯也一定不会表示任何不悦。

如果阿拉密斯也曾后悔,那一定是对波尔多斯表示的。在巨人死去的第二天,“伊万走到他的身边,发觉昨天晚上大概潮气很大,因为主教的头靠着的那块木头都湿了,好象浇上了露水似的。有谁知道呢?这些露水也许是从阿拉密斯眼睛里第一次滴下的眼泪!善良的波尔多斯,什么样的墓志能跟这个相比?”

我过去以为我最爱的是阿多斯,到今天,第三次掩上《布拉热诺纳子爵》的书页,为阿拉密斯写下如此多的文字,我才知道,我最爱的原来竟是阿拉密斯。或许和达达里昂的理由一样,阿多斯的位置太高,以至于看不清楚,倒是亲爱的阿拉密斯,他如此痛苦地独自活在失去了朋友们的世界,因而变得更加真实了。

达达里昂临死之前说:“阿多斯,波尔多斯,我来了。阿拉密斯,永别了。”

在他们中间,只有一个还活着,其他几个人的灵魂都被上帝收留去了。

可是我相信,这个活着的人的灵魂,最终一定会与他的朋友们相聚。

阿拉密斯向前俯下身,用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拨弄着碧绿的海水,他对大海微笑着,就象对情人微笑似的。

“同意吧!”

————————————————————————————————

今天是在时间线上点进了这个问题,居然看到 @祁达方 朋友答案中引用了一段这篇08年的文字,太开心。真的,我真的爱亲爱的火枪手们,爱他们每一个,像波浪拍到山崖上,会粉碎的那样热爱。

编辑于 2020-02-21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到底好在哪里啊?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