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干净的文字?有哪些作家的文字可以算干净?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194 个回答

知乎用户说到干净,不由想起这个: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 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 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编辑于 2015-01-09知乎用户之前写过一篇《读<翻译研究>》,虽说写得是翻译,而翻译得好,在我看来便是简洁适宜,所以直接拿过来,希望能够参照。文章倒数第三段的引文,出自《老残游记》第十二回,也是我心中干净文字的代表之一。我们今天说的汉语,普及不过百年。1920年,国民政府才以行政手段,在全国推广白话。而今,说白话已经稀松平常,可不知不觉间,我们正慢慢走入另一个误区。举例来说:我们童年和青年时候的行动与事件,现在成为我们最平静地观察着的事情。它们像美丽的图画一样地在空中展开。或者这一句:在我所挚爱着的大山与我之间,时间似乎只在我身上匆匆流过了,而大山依旧默默站在那里,如初见时候那样。这两句话有没有问题?老实说,没大问题。但这也是最大的问题。问题在哪儿?如果找不到,或者说不明,请看一下这本书,思果先生的《翻译研究》。思果先生,原名蔡濯堂,被称为“中国人读书的典范”。老先生2004年去世,享年86岁。他散文写得好,翻译上的功夫也了得。担任香港《读者文摘》中文版编辑期间,就负责修改译稿,自己也磨练出深厚的翻译功夫。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出版了一套“翻译理论与实务丛书”,5册,思果先生的三本书,《翻译研究》、《翻译新究》和《译道探微》,是其中上乘之作,而《翻译研究》也是思果先生代表作之一。《翻译研究》开宗明义,道出本书目的:“告诉人哪里有地雷,哪里有险滩,哪里有流沙。当然也指示安全的道路。”并且说:“有些毛病因为劣译充斥,大家看惯,而且目前许多作家写中文也不知不觉犯了,所以见怪不怪;其实毛病总是毛病。”现在的翻译理念很多,大而化之,也无非两类,“忠实派”与“表意派”,前者认为翻译应忠实于原文,顾全原文字面意义,后者,则是要突出原文的文学价值,以贴切的中文表达出来。二者各有优劣,此处不做评价。思果先生是“表意派”,他以为译文好坏的标准得看两样:一是国语,二是中国人写的文章。本文开头所举的例子,“既不像中国人写的文章,也不像中国人说的话”,所以不好。在之后的部分,思果先生一条条介绍固有名词翻译、新词翻译、语法、代名词、被动语气、修辞、字词等等,凡翻译入门所需常识,在这里都能找到,在最后一页,又总结了翻译完毕之后的检查工作,其实也是翻译,乃至写作的流程图。倘若没有时间读书,将最后一页反复揣摩,也有不少收获。这本书的大致介绍,到这里已经说完。那么为什么要介绍翻译?这本书单看书名便会令人觉得无趣。而看这篇文章的人,恐怕最多一成将来会从事翻译工作。不错,大多数人不会去当翻译,但大多数人都会写作,都会阅读。汉语很古老,现代汉语却很年轻。当时大家以为,文言文已经足以表达现实与思想,但新文化冲击着旧表达,终于,文言文体系崩溃了,因为它无法承载如此多新内容。建立新表达方式不能一蹴而就,白话文吸收着古白话,也从外语中汲取养分。翻看下早期的白话作品,词汇、语法、风格、篇章架构都在逐步发展,如鲁迅早期作品还有“伊”这个字,之后也以“她”代之,早期的古文句法也被欧式长句取代。然而到今天,白话文发展这么多年,却更糟糕了。不少人说,现代人作品失去了民国时候味道。什么味道呢?我以为,一则是词汇,二则是语法,两方面都越来越乏味。这变化跟翻译有很大关系。没词汇积累,成天在几个词里头打转,怎么能直截了当地表达?于是简约精炼的句子少,繁芜丛杂的句子多,写文章不讲究贴切,而讲究花哨,并自以为文采斐然。而其实,这文采不过是陈词滥调而已,反而把自己的感情淹没了。而用陈词滥调,实则是偷懒,懒得感受,懒得思索,懒得表达,只能再反刍死人的言语。《翻译研究》中,思果先生改写了一段《红楼梦》,饶有趣味,是讥讽一些人文章的拖泥带水,我再补一例,却是要讽刺陈词滥调:一路上柳绿桃红,春光旖旎;村居野妇联袂踏青;红杏村中,风飘酒帜;绿杨烟里,人戏秋千;或有供麦饭于坟前,焚纸钱于陌上。……

抬起头来看那南面的山,一条雪白,映着月光分外好看。一层一层的山岭却不大分辨得出。又有几片白云夹在里面,所以看不出是云是山,及至定神看去,方才看出那是云那是山来。虽然云也是白的,山也是白的;云也有亮光,山也有亮光,只因为月在云上,云在月下,所以云的亮光是从背面透过来的。那山却不然,山上的亮光是由月光照到山上,被那山上的雪反射过来,所以光是两样子的。然只就稍近的地方如此,那山往东去,越望越远,渐渐的天也是白的,山也是白的,就分辨不出甚么来了。两相对照,闲话便可少说。最后提一下,思果先生的这本书2002年出版,但离他初稿已经30年。期间语言表达变化很大,先生批判的一些说法,现今也司空见惯。且不论这现象好坏,只是说我们不必拘泥于书本,要是汉语中有新的贴切用法,为什么不用呢?但态度上的事情,却还要时刻反省,这态度,鲁迅先生也总结过:“有真意,去粉饰,少卖弄,勿做作。”编辑于 2013-01-07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什么是干净的文字?有哪些作家的文字可以算干净?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