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感觉俄国文学很乏味?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28 个回答

百夫长生未成名身已老身在书生壮士间恕我直言,少年,你觉得俄罗斯文学作品枯燥乏味的原因,一言以蔽之,是因为你还太年轻,既没有经历过完整人生,也没有深度思考过人生。所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你现在还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自然没有感觉。需要强调的是,不是生理年龄到了就成熟了,主要是阅历。不说贵乎那些大神和文学界的评价了。我浅薄地说说我自己的体会。觉得一部文学作品好,除了这个那个等等一般性因素,除了你觉得它文字优美满口余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引起读者心中的认同和共鸣。我19岁时一个偶然机会从新华书店内部买了一套崇祯影印版《金瓶梅》,花了我压箱底的五百压岁钱,那是90年代早期。我承认,我第一遍读,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少儿不宜的地方。但是慢慢地我觉得,要是人这一辈子就只是这样纵欲,是不是也很没意思。过了几年再看,看到李瓶儿死时西门庆哭得天昏地暗真情流露、吴氏拜月求福西门庆感动不已,可是转眼之间甚至在给李瓶儿守灵当夜西门庆就勾搭上了奶妈,我不由得感叹,人性啊,实在是特么太复杂了。等我三十五岁后再看此书,我看到了遇到风吹草动时西门庆如何孝敬蔡太师、如何与其他同僚勾结盘踞乡里,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作者悲天悯人入骨三分地白描出了一副明朝末年的世相百态,物欲横流、无药可救,读来就俩字:黑暗,看不到一丝亮光一丝希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吃枣药丸的黑暗。作者开了上帝视角,悲悯之情贯穿字里行间。跑题了,回到俄罗斯文学。张佳玮公子有一篇很妙的回答,俄国的文学名著是真正的名著吗? - 小说。题主不妨去看看他对俄罗斯文学的看法,相当中肯。我简单说说《战争与和平》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个片段。第二部开头,经历了奥斯特里茨战役后,尼古拉和战友杰尼索夫回到莫斯科家中。这一段我重读过n遍,画面感极强。马车飞奔驶入街道,尼古拉等不及了跳下雪橇跑进家门,仆人们看到少爷回来,惊喜得手忙脚乱。尼古拉跑进客厅,父亲、弟弟妹妹们风暴一般一个接一个从卧室跑过来争抢着和他拥抱、亲吻,再拥抱、再亲吻。尼古拉一边和大家拥吻一边用眼睛寻找着,看到了母亲。大家让开了,母亲没说话,尼古拉跑到母亲身边,母亲一头栽倒在儿子的怀中恸哭起来。后边跟进来的杰尼索夫看到这个景象,不停地用手抹眼泪……。每当看到这一段,我都会想起自己第一次探家,在门口听到父母跑过来开门,门开后父母满脸笑意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细细看着我。我穿着海军呢大衣、蹬着军靴,背着行囊站在门口,用一种故作成熟的神态骄傲地看着他们。尼古拉在家休假时,成了所有贵族家庭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标准的年轻有为好青年。归队前,求婚失败的多洛霍夫约他聚一聚,言语相激。尼古拉头脑一热,赌了一夜输了一大笔钱,第二天早上冷静下来开始觉得愧疚难当,无颜面对家人,只能厚脸皮向父亲老伯爵要钱还账。这段描写极其传神,将父子俩的心理、神态描述得惟妙惟肖:罗斯托夫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享受音乐的乐趣了。但是娜塔莎一唱完船歌,现实又浮上心头。他一句话不说,就下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刻钟后,老伯爵兴高采烈、心满意足地从俱乐部回来了。尼古拉听见他进门的声音,就去见他。“怎么样,玩得痛快吧?”伊利亚•安德烈伊奇说,他对儿子满心欢喜地、高傲地微笑着。尼古拉想说“是的”,但说不出口,他几乎哭了。伯爵在点烟斗,没有注意儿子的神情。“唉,免不了的事!”尼古拉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想。突然,他对父亲说了,他那口气就像是向父亲要马车进城似的随随便便,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爸,我有事要跟您商量一下,我差点儿忘了。我要用钱。”“啊,是吗!”父亲的兴致好极了。“我对你说过的嘛,你不够用的。需要很多吗?”“很多,”尼古拉红着脸、满不在乎地微笑着说,他对自己这种愚蠢的微笑,后来过了很久都不能原谅。“我输了一点钱,就是说,输了很多,四万三千卢布。”“什么?输给谁的?⋯⋯你开玩笑!”伯爵大喊一声,忽然像一般老年人常有的那样,他的脖子和颈背像中风似的全都红了。“我答应人家明天还帐,”尼古拉说。“是吗!⋯⋯”老伯爵摊开双手,无力地坐到沙发上。“有什么办法!谁都会碰到这种事,”儿子大胆放肆地说,而他内心却认为自己是个无赖和坏蛋,一生也赎不回自己的罪。他本想跪下来吻父亲的手求饶,可是他竟用满不在乎、甚至粗鲁的口气说谁都会碰到这种事。伊利亚•安德烈伊奇伯爵听了儿子的话,垂下眼来,慌慌张张地找什么东西。“是啊,是啊,”他喃喃地说,“很难,张罗这笔钱,我怕很难⋯⋯谁都会碰到!是的,谁都会碰到⋯⋯”伯爵向儿子瞥了一眼,就从屋里走出去了⋯⋯尼古拉本来准备受申斥,但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爸爸!爸⋯⋯爸!”他在父亲后面哭着喊着,“原谅我!”他抓起父亲的手按到自己的嘴唇上,大哭起来。这个场景乏味吗?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心存愧疚和父母坦承相见的经历。安德烈公爵是我最喜欢的人物。小说一开始,他像所有的正直军官一样渴望建功立业,他告诉彼埃尔不要让婚姻羁縻住一个男人对事业的追求,他呵斥胆敢嘲笑盟军将军的同僚,奥茨特里茨战场上的炮声一响,他的想法是:我的土伦在哪里?看到部队溃散时,他举起军旗奋勇向前感染了大家。但是当他负伤被俘回到庄园、适逢妻子难产死去,他的意志消沉了,开始怀疑人生的意义,与前来看望的彼埃尔讨论三观,觉得世界的一切都没有意义。春天来临,他去罗斯托夫伯爵家,月色如水,长夜难眠,他无意中听到了两个少女对月倾诉。娜塔莎对生活的热爱再一次感染、点燃了他生命的激情,他决定回军队做一番事业。当他在舞会上再次邂逅娜塔莎,两人共舞,他彻底爱上了这个小萝莉。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如同冰冷岩石下面包裹的火热岩浆一般的深沉的爱情。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娜塔莎在等待,安德烈求婚。这时的一个细节极其耐人寻味而又真实:娜塔莎不记得她是怎样走进客厅的。进得门来看见他,她站住了。“难道这个陌生人现在真的成为我的一切了?”她自问,随即回答道:“是的, 一切:他现在是世上我唯一最宝贵的人。”安德烈公爵垂下眼睑,走到她跟前。 “我从第一次看见您的头一分钟,就爱上您了。我能抱有希望吗?” 他看了看她,她脸上那派庄严的热情使他吃惊。那表情似乎说:“干吗 要问啊?干吗要怀疑那无须怀疑的事情?既然用语言表达不了你所感觉到的,干吗还要去表达。” 她走到他面前,站住了。他拿起她的手来亲吻。 “您爱我吗?” “爱,爱,”娜塔莎仿佛恼怒似地说,她高声叹了口气,又叹了一声, 越来越急地喘起来,忽然大哭起来了。 “哭什么?您怎么了?” “嗨,我太幸福了,”她回答说,透过泪水露出了微笑,她俯下身来偎近他,沉吟了片刻,仿佛在问自己能不能这样做,然后吻了吻他。安德烈公爵握住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在他心中已经找不到先前对她的爱情。他内心忽然起了一个变化:先前那种诗意的、神秘的憧憬魅力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她那妇孺的软弱性的怜悯,对她那无限忠诚和信任的畏惧,以及由于他和她将要永远结合在一起而产生的又沉重又欢快的责任感。 目前这种感情虽然不像先前那么光辉灿烂和富有诗意,然而却更严肃,更强有力。此时的安德烈其实心情很复杂,甚至可以说有一丝后悔。他意识到了娜塔莎的软弱、两人之间的不同。我每次读到这里,都会感叹托尔斯泰老人家对人心的把握与描述实在是太精准了。事实上,我对安德烈有一种很强的代入感。我总觉得我理解他的一切心理活动。甚至很不要脸的想,很多时候我的心路历程和他一样一样的。托翁的小说别的我也看过些,也很好,但是我极其痴迷于《战争与和平》。托翁这几部经典的一大特点也是,开了上帝视角,从上往下俯瞰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透露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就像我们在读莫言陈忠实贾平凹余华时能看到马尔克斯的影子一样。托尔斯泰对他之后的作家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后来者中对他模仿的最像、最得其精髓的是,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如同漫长历史中的一个横断面,残酷真实的记录了一个动荡时代中哥萨克族群的变迁。另一个笔法冷峻得令人发指的是巴别尔的《骑兵军》,读来犹如在看一段段模糊的黑白历史纪录片或者一张张模糊的历史照片,真实得让我想起一句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据说这是巴尔扎克说的,如果不是他那就是陈忠实说的。罗里吧嗦刹不住车居然写了这么多。回到题目,如果题主觉得乏味,不妨放一放,等到你储备了足够的基础,毕业后在社会上打拼十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成功过、失败过、喜悦过、痛苦过、爱过恨过得到过失去过哭过笑过……之后,再来读这些作品,或许会有不一样的体验。编辑于 2016-05-11Uiauriz很乏味就说明它不是你的那盘菜,所以就看不乏味的呗。话说我看俄国小说的一大乐趣就是人名,各种父命,昵称,阳性变化,阴性变化,感觉极有意思,一个人就是支队伍啊。看一个人的名字,就连他老子叫什么也知道了。后来看英语版的《战争与和平》,娜塔莎的姓竟然翻成Rostov, 没有使用阴性形式,顿时就不想看了。发布于 2016-03-04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为什么我感觉俄国文学很乏味?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