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一部作品的文学性?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广告

26 个回答

甚么嗟乎!山河绵邈,粉黛若新。简单讲一下。比如,关于爱情的讨论,通俗的言情小说往往有一个关于何为爱情的形而上学的预设,这个预设基本上是我们这个社会及文化公认的,作为社会的既定准则(至于大家是否真的遵守,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人们也许不能确切地讲出“爱情”是什么,但是这个所谓的“爱情”一旦出现,都会点头:嗯,这就是爱情爱情就是这个样子。就此而言,不管某个言情小说里面有多少所谓的三角恋、四角恋、堕胎之类的等等,本质上它还是维护这个社会的,维持着社会的既定准则,巩固着社会文化的道德权威,不曾让人质疑自身的生存和自我的界限。但是对于同样一个很可能以讨论爱情为核心的严肃文学或纯文学而言,常常,你在读之前,你以为你知道什么是“爱情”——起码它出现时你可以辨认,但是你读完之后,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了。^_^通常,够资格称得上“真正的文学”的作品,其文本总会以自指的方式,使其表面文字及叙述与其潜在含义之间产生反讽性的脱节。从而让读者对于自己在生存和生活中的既定认识、既定观念等进行质疑,由此拓宽自我的界限,深入其本质。通俗文学是这个社会的鸦片,纯文学则是一针毒剂。真正的文学作品,乃至于整个艺术,文本自身总是具备自我否定的特征,文本在建构的过程中又总是在对其自身进行否定。好吧,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通俗文学和纯文学,前者对于自己要讨论或展现的,总是存在”形而上学的预设“。而后者对于自己要讲的,总是似是而非。而正因为它不存在或者说常常颠覆作为既定价值观的”形而上学预设“,在阅读体验上,你会本能地觉得后者”更深“、”更广“~PS.题主还可以依据这样的阅读体验来更简单地判定,一般而言,通俗文学都有一套较为明确的价值观(黄色小说也是有它自己的一套价值观的。虽然有时候我认为,不少黄色小说其实比一般的通俗文学更接近文学的核心。我有时劝告一些中国小朋友,不要老是看什么言小,实在看不下去纯文学的话,不妨看看黄色小说。看看《黑暗圣经》、《鬼父》、《夜勤病栋》之类的H动画也比你老看《海贼王》、《进击的巨人》之类中二热血更能深化你的人生 ^_^),而纯文学的价值观表达往往是暧昧不明、似是而非的。有人可能会提到传统四大名著之类的。是的,它们在大的框架上的确有一个强加上去的说教式价值观,这一来是它们是由通俗文学脱胎而来的,二来也是和时代妥协的产物。但是具体到文本的本身,暗藏的反讽处处皆是,而正因为此,它们才跻身于伟大的文学行列。(关于这个,可参看浦安迪相关著作)PS.上面有人提到“陌生化”。。这个标准过于含糊了,况且界限在哪里?再说,技艺高超的通俗小说也是可以写得“陌生化”的——除非你给出一个明确的界定。貌似不妥。当然,“陌生化”的本质是意义的重置,犹如索绪尔所谓词语在其语义体系里才获取其意义,事物脱离原有语境则面临"意义的重置",呈现出似是而非的面目,比如“撒哈拉沙漠上的三张纸牌”(我在另一关于现代诗鉴赏的回答里将会分析这首诗)。我讲的纯文学里对于“形而上学的预设”的质疑的确也是一种“意义的重置”,不能说没关系。。。好吧,说了这些,其实还是说,我的判定标准相对更好一些。( ̄▽ ̄)"编辑于 2015-12-15知乎用户偶然路过,不请自来试答:谢谢九日同学的建议,在下调整一下答案,首先回答题主最初的问题。绝对不是一部小说属于传统文学范畴,就一定比被划分到通俗文学范畴的小说更高贵(文学性更高)。就像党员不一定就比没入党的人政治觉悟高一样。但在下的想法……其实挺简单的,于是解释应该也不复杂,很浅显,但是略长= =……就是,在下认为,“文学性”,要分成三个部分,或者说从三个角度来衡量。1、文字作品中文字本身的运用技巧。2、文字作品中反映出的气质。3、文字作品中所蕴含的价值。在下上面不用“文学”作品,而是“文字”作品,具体的原因在下会在下面的解释中一点一点地说。文字组合本身并不一定具有价值。文字组合也并不等于文学作品,很多所谓“文学作品”,只是把文字按一定技巧和模式拼凑堆砌成的文字作品,还谈不到文学性这一层。第一点,文字作品中文字本身的运用技巧。最能在技巧上体现文学性的,一般来说是诗歌,因为诗歌是相对最强调用字词技巧的。不论是哪种诗歌,对文字运用(选择、组合、布局)的要求相对小说、散文这种比较“以量取胜”的文学体裁,正常都是要高一些的。单纯的某一个文字,本身都没有贵贱和高下之分。单纯的某一句话,也一样。比如,“贵”字单独拿出来,并不一定真的就贵(比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贱”字也不见得一定便宜(比如“贫贱不能移”),关键看这个字本身在作品中,要起到什么作用,是怎么用的。再比如“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是名作。而“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烤鸭店。口水直流三千尺,一摸口袋没带钱”是恶搞,在这两首中,“日照香炉生紫烟”“三千尺”都是一样的,效果却完全不一样。那么,以此思路,是不是用词技巧(遣词造句)、布局技巧(剧情设计或者韵律)高超,就一定等同于文学性高?自然不是。用词技巧高超和布局技巧高超,能够保证的,只有文字作品对读者的舒适度和友好度,而不一定就能够上升到文学层面上来。但作品对读者的舒适度和友好度这点,在流行文学中是最重要的。因为流行文学作为(商业)消费品的最大价值,在于给读者“愉悦”或者说“享受”,最讲究的是读者的观感和口感。比如最近几年在国内很火的《龙族》和《小时代》,阅读舒适感对于适龄读者来说都很高,但要说文学价值,则并不一定高(为避免可能出现的不必要的厨与黑的纠缠,这里也不引用哪家的评论或者作者本身的对话记录之类了)。至于为什么总是感觉“文学性低”的作品能够大卖,而“文学性高”的作品却容易出现“叫好不叫座”,在下认为其实属于商业范畴了,不能用艺术角度,而是经济角度想这种问题更合适吧?“文学性低”的作品,一般因为进入门槛低(不需要太高审美要求,但不是因为书价格便宜),所以受众面大(消费者多),自然销量就好。拿现在来说,《论段子手与段子的文学性和商业价值》。“文学性高”的作品则通常相反,但不绝对。一般真正被公认的名著和名作,也都是销量很好,受众很大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所以销路不好很自然也不一定等同于“文学性高”。但这个在这里没法简单说明,所以感觉也先不讨论比较好。所以总结一下第一点,在下认为,技巧角度的文学性,止于商业层面或者说受众面。第二点,文字作品中反映出的气质。这点,在下认为用上文《望庐山瀑布》的原作和恶搞作就能够反映出来了。文字组合要实现或者创造出文学价值,组合的技巧是基础。在此之上的第二层是意境,也就是诸多文字按技巧组合在一起所创造出来的气质。像是因布局巧妙、读起来朗朗上口带来的音乐感。词汇丰富、描写精确带来的画面感。或者文字本身纯朴简单,直抒胸臆,但反映出来的情怀足够让人震撼。所以尽管主观,但在下认为,一般来说,能够达到“气质”这一层面的作品,已经是具有很高文学性的了,基本可以作为佳作甚至名作的衡量标准。但是,气质还是有其局限性。首先,气质有空间性和地域(上的限定)性。比如《望庐山瀑布》,小时候我们第一次读这首诗的时候并不一定认为这首诗真就多么多么好(具体感想取决于我们第一次读这首诗时已具有的审美和知识),但是,只要是读过、记得这首诗的人,都会在真的(尤其是第一次)看到庐山瀑布的时候,有很大几率触发让自己触景生情,感叹出这首诗的事件。但是日常生活中,我们并不会因为喜欢这首诗,而经常性地自言自语这首诗。我们平时与人交谈,也不可能因为诗有美感而要求自己或者期望他人出口必成章,说不出一二三就别说话。又比如,一般来说,文学可以按国家划分,某国的作品只要总体达到一定高度,总会有共性,共性大到、明显到让人很容易判断和划分。比如同一文化圈的中国古典小说和日本古典小说,唐诗和俳句,宋词与和歌。其次,气质是很主观的性质。无法互相参照而衡量(彼此在文学性上的)高下,更无法量化。这是气质最大的局限性。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婉约派而说豪放派论婉约不如婉约派,所以豪放派不好,豪放派作品垃圾,没有文学性。也不能因为喜欢豪放派而说婉约派没有豪放气质,纯属小资甚至无病呻吟,完全不值一看。可以说,任何以一种气质标准为衡量标准衡量其他气质的行为都是耍流氓。最后,气质本身还属于超级私人的东西,甚至无法复制。这点,比如太宰治,有人喜欢的要死,有人讨厌的要死。但是无论多喜欢太宰治,以他为榜样学习,也不一定真的就能写出太宰治风格的作品。不论哪种气质,都具有特殊的美感,尽管这种美感不一定被他人认可,不一定被时代接受。所以这里,在下认为,气质层面的文学性,止于美感。第三点,文字作品中所蕴含的价值。这点感觉用小说或者戏剧来说明可能最好理解。比如,莎士比亚作品,尤其是悲剧作品,一般来说都被人认为是人类文学的瑰宝。那么,这种认识就带来两个问题:1、为什么不是莎翁的喜剧?而是悲剧(被认为是人类文学的瑰宝)?2、那,莎士比亚的悲剧又有什么好?首先,在下先试着回答第一个小问题,为什么不是喜剧而是悲剧。(文字类的)喜剧,一般来说都必备”梗“。”梗“不一定是笑点,但一定是当时人(或者进一步说,特定群体)能够了解的,至少能够戳中当时人笑点的东西。举个咱们中国人应该都知道,不用过多解释的例子,比如以前小品里说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这四个词本身都不会引人发笑,凑到一起也不怎么好笑,但是对于我们中国人,尤其能够脑补出这景象,有过这经历的人,在当时的语境下,就一定会笑。但对于外国人,却很难知道这为什么就值得一笑。因为“梗”都有时代性和地域性,和气质一样。写喜剧时,莎翁的词汇量和智商同他写悲剧时相比都不会瞬间下滑,但是,因为由“梗”为最关键要素的喜剧本身的时代性和地域性(虽然细说还是要很复杂),导致莎翁喜剧的总体价值受众(在下所说的第一层面,技巧上的文学性上),并不如悲剧那么广。第二个小问题:那,莎士比亚的悲剧又有什么好。简单地说,(可能已经被说烂甚至玩坏了的)两个字:人性。无论什么样的作品,作品中反映出的人性,都是衡量作品价值的最重要环节。因为人性,是超过(具有特殊性的)气质的(在下的第二层次),超过语言文字本身,接受起来最没有难度,受众度最广(在下的第一层次),最共性,能最大程度超越区域性和时代性的东西(在下的第三层次)。《奥赛罗》中思考反映探讨的,人与人之间的爱和互相怀疑,羡慕嫉妒恨,出于自私而出现的阴谋诡计,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地区都有。《麦克白》中思考反映探讨的,野心、欲望、权力斗争,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地区也都会有。《李尔王》中思考反映探讨的,权力、亲情、残忍和温柔,无论什么时代和什么地区也都会有。对这些人性的思考和探讨,才是这些作品直到如今,尽管语言不同、文风不同、文化不同、时代不同,但人们看到时,还会入心的最根本原因。这种对人性所进行的探讨,价值是永恒的。不论什么时代、什么地区的人看到,都会有所感悟,甚至因之警醒,影响人生。所以在下认为,以思考、反映和探讨人性为核心的“价值”,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否具有“永恒价值”,是衡量一部文学作品文学性高下的最高层面和最重要的标准。因此,在下最后的总结是:文学性和文字作品的体裁,以及所用的语言文字和文风,甚至遣词造句的技巧都无关(因为遣词造句的技巧,到了一定高度,也是气质。气质彼此之间并不能衡量高下)。尽管同样的一部小说或一首诗歌,在西方用英语写会受众面更大,知名度会更高。同样的一部剧本,在美国用英语写会更容易被拍成电影得个奖。同样的一部轻小说,在日本用日语写会有更有可能被拍成动画片、改成漫画或做成游戏。同样的一篇网文,在中国用中文写更容易被封神,成为明星,日进斗金。但这只是商业层面的差别,并非单纯的文学性和文学价值。而“愉悦”的衡量标准,应该是是否对读者有长久效用,而不是简单地让读者笑一笑,爽一爽就好。所以简单判断衡量一部作品文学性的标准和方法,在下的想法就是下面这个:找出作品中的永恒价值,和它可能具有的时代意义。具体来说,有永恒价值,也有时代意义,文学性最高。有永恒价值,无时代意义,文学性次之。有时代意义,无永恒价值,文学性再次之。无时代意义,无永恒价值,就算受众面再广,商业价值再高,也只是一些堆砌的文字,等同废纸,至多是有些废纸比较好看,有些废纸看都不想看而已。所以,对题主的前四个问题,在下的回答是:“雷蒙德卡福、丹尼斯约翰逊、蒂姆高特罗这三位美国作家风格完全不同,如何对其进行评价?”答:不考虑技术层面、商业层面和政治层面,从作品本身的永恒价值和时代意义入手考虑。而评论作品时一定要和作者分开,因为作者的人品并不一定代表作品的人品。就像坏人也说好话和没有问题的大道理,但实际上却做坏事。坏事和他说的话是两回事。比如,有人竞选时许诺选民各种改革或单纯福利上的好处,或者有些老板雇员工时许诺各种待遇,但实际上不去兑现,这是他们人品问题,他们许诺的好处本身都是好的。“那这种分门别类的方法或者说依据又是什么呢?”答:从作品的技术层面、商业层面、政治层面入手考虑。“所以对于这样存在争议的、或者已经被打上畅销、通俗标签的作品,我们该如何公允的评价呢?”答:同题主的第一个疑问,不考虑技术层面、商业层面和政治层面,从作品本身的永恒价值和时代意义入手考虑。“如何在一手的阅读体验中,从主观角度上评价其文学性?”答:主要取决于题主第一次阅读这部作品时的审美和知识储备,阅历可能很多时候也很重要,但不绝对。这里主要解答题主的最后一个问题:“往往我需要借助前辈学者对作品的研究,方才能悟出一二,那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还能算作是我对作品文学性,所作出的评价呢?”在下的想法是:算,这就像现代的物理学家不必非要先去重新创立牛顿、爱因斯坦的理论,之后再研究自己的理论一样。只是这种借助于前人结果进行的评价,在道德上不算太纯粹。因为:1、任何文学评论,本身就有主观性。用他人的主观性代替自己的主观性,本身就是简化思考,降低难度。考虑到每个人的主观感受都有一定时代性和利益考量,这种在前人基础上评论的做法,甚至有些时候就是对作品本身的不负责。毕竟作品就客观地摆在那里,没有新理论需要评论者去创立,也无需从作品外去寻找其他资料(按自己的意图去)“补充完善”作品本身,再去评论。2、但是,借助前人的研究,很多时候有不可替代性,也是必须的。首先,有些时候,对于某些作品,只要我们阅历不够,就真的是没办法看懂,确实需要指点。比如《红楼梦》、《百年孤独》、《三国演义》、《教父》这些作品。十几岁、二十岁能够真正靠自身单独地看懂,基本不属于人类范畴之内的事情,因为年龄段提供的知识和阅历几乎不可能足够去判断解读它们的价值。但是非要等到足够阅历的时候再去理解这些作品,对这些作品的实际价值又是一种辜负,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比如,“我要是早(在二十岁时)体会到这个道理(作品就摆在那里,不求甚解看不懂,不要怪作品本身),何以至此(五十岁的现在碌碌无为或其他悲剧情况)?”其次,也是从评价的角度来说最重要的。前人的研究,能给我们开更多的视角,而这些视角,可能是我们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开的视角。因为人和人之间不只有知识、阅历这种可以慢慢达到比较均衡的素质,还有天生的智力、体力,出生的地区、文化背景、所属的民族、所在的社会阶层等等,绝对不可能完全一致的素质。而不同要素自然带来不同视角。以单一视角看一种东西,又(因为其他视角和自己视角看到的不一样而)默认其他视角不对,本身就不严谨。所以,借助前人的研究,尤其在阅读、评价那些出自于我们熟悉的环境不同背景的作品(外国作品、与我们不同阶层作者的作品、特殊群体的作品)时,非常必要。以上,拙见如此,又臭又长,但希望多少能够帮得上题主的忙。编辑于 2016-04-05知乎经典

繁华社文章欢迎大家翻阅:繁花社 » 如何评价一部作品的文学性? - 生活宝典,知道与否

赞 (0)